通讯:汪国真与福建长泰的“美丽约定”

 新闻资讯     |      2020-09-20 16:58

  中新网漳州4月29日电 题:汪国真与福建长泰的“美丽约定”

  作者 陈金荣 杨志慧 林少波

  去年的那个夏日,汪国真老师和几个友人不远千里,相约到千年古县福建长泰寻幽访古,在青山绿水、古村古街间寻找淳朴美丽的闽南“乡愁”。

  走访中,他美誉长泰的自然山水,慨叹长泰的历史人文,迷恋长泰的慢客生活;应朋友之约,他和长泰有个“美丽约定”:要在长泰美丽自然间设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工作室……

  然而,汪老师26日凌晨在京病逝噩耗的传来,让他的诸多长泰友人为之震惊并唏嘘不已,在悲痛中追忆汪老师在长泰的那些日子——

  汪国真与长泰的“美丽约定”

  “汪老师病逝,开玩笑,这是不可能的,肯定又是一则虚假新闻!不信,等会儿官方媒体一定会出来辟谣!”26日早晨,“70后”文学爱好者叶小秋女士,一看到这一新闻,对“造谣者”不无愤慨地地说,“汪老师硬朗着呢!”

  “前天听朋友说,汪老师26日凌晨去世,我吓了一大跳!我说,不会吧,前些时候,汪老师还做客《中国好诗词》节目呢!”80后诗歌爱好者黄源财感慨说。

  然而,消息很快被证实。汪国真老师真的离我们远去了!“死者长已矣,生者常戚戚。”这三天来,记者采访了汪国真老师在长泰的好友,无不对其突然离去而震惊、而痛惜,言语间,充满的是对汪老师的深切缅怀与无限追思。

  夏日邂逅:亲和、文雅、硬朗

  去年7月5日至7日,长泰举行了为期三天的“留住乡愁——美丽乡村创作采风”活动。应长泰好友之邀,汪国真老师和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王宗仁、鲁迅文学院副院长王彬等中国当代有影响力的文人墨客,一道亲临长泰采风,探访美丽乡村,感受醉人乡愁。

  “我和儿子,都是汪老师的铁杆粉丝!”身为长泰县旅游局副局长的叶小秋说,“4日晚上,得知汪老师入住长泰宾馆,我就按耐不住内心的激越,便拿着封面一白一黑的两本汪老师作品集,到宾馆让汪老师亲笔签名。

  刚跨进宾馆大堂,便一眼看见汪老师下穿黑色裤子,上着一件白色文化衫,衬衫肩膀间绣着一枝下垂的写意梅花,让人感觉特别温文儒雅。她回忆说,当她把书递给汪老师时,他很愉快地签下名字,并一起留下了一帧宝贵的合影。“这一合影,现在还珍藏在我的手机相册里。没想到,这帧照片竟要成为永恒的纪念了!”

  “中学时代,我就抄写了大量的汪老师的诗歌,如今我还珍藏着这些手抄本呢!青葱岁月,有了他‘地平线’、‘风雨兼程’的陪伴,激情又迷惘的青春找到了奋进的方向!”

  触摸乡愁:迷恋田园“慢生活”

  5日早上,汪老师等六人一行便开始了长泰的“美丽之旅”,长泰县县长吴卫红以导游的身份全程一道采风。而记者作为工作人员,也有幸陪同汪国真等老师,踏访长泰的山水、田园、乡村等。

  清晨一阵雨过后,电瓶车龙津溪畔蜿蜒的慢道间,汪国真和其他老师们一路游目驰怀,凉风习习,田野青翠,溪水淙淙,绿树婆娑,远山逶迤,一路徜徉在长泰美丽自然山水、田园村落间:亲水龙津溪慢道,游览中国慢客村上蔡,探访闽南红砖建筑群叶文龙故居……临江而立,感怀龙津溪慢道之美,汪国真老师还欣然题写“慢客亭”。

  傍晚,汪老师一行走进福友生态农场,漫步园中,一片片金灿灿的忘忧草迎风怒放;一串串初熟的荔枝,粉红粉红的缀满枝头;日落时分,西边晚霞如挥洒而出的水彩,在远处的山梁上尽情地绚烂着、铺展着……一切好像就是为远方友人的到来而盛装相迎。

  6日,在龙人古琴文化村,得知这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古琴制作基地、古琴文化交流与教育基地,并将于2015年5月代表中国世界非遗走进米兰的世博会,汪老师一行欣然之下,来到斫琴大师谢建东先生的工作室,面对面深入了解了古琴的制作工艺,对长泰打造古琴之乡赞叹不已。

  美丽约定:在长泰建设工作室

  在采风期间,汪国真和其他老师们走访了长泰珪后、上蔡、后坊、山重等美丽乡村,感受琴音优雅的龙人古琴文化村、古朴雅致的闽南红砖古厝群、浪漫温馨的十里蓝山景区,恋上了长泰美丽乡村、慢客生活。

  走进的山重十里蓝山景区,这里的浪漫温馨、这里的自然壮美,让汪老师一行彻底陶醉在这里的山野间。激动之余,汪老师当即情定十里蓝山,现场挥毫泼墨题字“十里蓝山古山重”。归来路上,汪国真和长泰朋友萌生了一个“美丽约定”:在长泰美丽的大自然中建设一处自己的工作室。

  7月底,汪国真老师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发表诗作,念念不忘自己在长泰采风的“田园慢生活”:“水映树花映天/我眼里的十里蓝山//赞复赞叹复叹/我心中的十里蓝山//聚难聚散难散/我梦里的十里蓝山//还是那天涯海角的过往十里蓝山//还是那百转千回的流年十里蓝山”

  去年7月,如在昨日。如今,斯人已逝,留下了一代人的青春烙印。几天过去了,叶小秋女士一说起汪老师的病逝,依旧痛心惋惜。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要输就输给追求要嫁就嫁给幸福”,她说,汪老师人虽远去了,但他留给我们许多精神层面的财富,让她更坚定了对诗歌的追求和向往:如果生活注入了诗歌,人生就将化作诗意,而后即使遇到再多困难和挫折,都会成为一句奇崛的诗句,串联其你的人生。

  “这样,你就会有更大勇气走下去,让自己的心态得到修复而平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