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企业管理思想

 新闻资讯     |      2020-08-11 22:27

任正非在2009年提出灰度管理。灰度,就是灰色的程度,最高相当于最高的黑,就是纯黑;最低相当于最低的黑,是无黑,就是纯白。灰度不是非黑即白,而是有黑有白,有好有坏,有不确定、有不完美、有不清晰。

灰度管理是一种哲学思维,在面对不确定、拿不准的情况下,怎么做出决策、展开行动,而不是等到一切都明晰了、把握大了再决策。

灰度管理实质是风险决策,在高风险下怎么做出决策。目的是抢占先机、走在前列、摘得头彩。

为什么提出灰度管理,任正非指出:“灰度是常态,黑与白是哲学上的假设,所以,我们反对在公司管理上走极端,提倡系统性思维。”主要体现为:

任正非在讲话中指出:“我们要在预备队中 ,通过一轮轮的筛选,选拔出其中最好的人。少将、中校、二等兵,选拔时都作为优秀人员过滤进来,这几个人空投到一线作战,二等兵和上将-起作战,二等兵可能作上将的助手,打完仗后能力就提升了,这就是传帮带,这就是下连当兵,重新认识实践。我们需要很多这样的二等兵,也需要更多的与时俱进的将军,到最艰苦的地方作战。没有实践,没有真正的体验,就没有实际的东西”。

华为的管理充满军事语言或符号,比如“统帅”“将军”“正规军”“土八路”“新兵蛋子”“炮火”等军事词汇。这些与任正非当过基建工程兵部队的技术兵有过近十年的军旅生涯的经历分不开。军事化管理化思想的逻辑是“商场如战场”,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军队强调执行和服从,在华为就是狼性文化。任正非解读狼的特性为“敏感性、团队性、不屈不挠性”。针对团队性体现在“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反对“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华为管理中的军事思想只是红色思想应用到管理的一方面,更多渗透着毛泽东思想。华为创业初期生产环境严峻,在与跨国巨头竞争夹缝中为求得生存,任正非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进行了《反骄破满,在思想上艰苦奋斗》《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要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在自我批判中进步》以及《目前形势与我们的任务》等讲话,创造性地把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走向成功的思想融合到华为的经营管理中,以至于《IT经理世界》杂志曾经刊文称任正非是“泛毛泽东主义者”。

从1998年起,华为邀请IBM等多家世界著名顾问公司,开展了IT SP、IPD、ISC、IFS和CRM等管理变革项目,先僵化,再固化,后优化。僵化是让流程先跑起来,固化是在跑的过程中理解和学习流程,优化则是在理解的基础上持续优化。这是华为管理走向规范管理、科学管理,向世界先进企业学习,由内向外发展,向国际竞争对手看齐,参与国际竞争。

任正非讲话指出:“我们科学的掌握生产规律,以适应未来时代的发展,是需要严格的数据、事实,与理性的分析的。没有此为基础,就谈不上科学,更不可能作为技术革命的弄潮儿”。

现代社会的主题是要创新,创新的基础是科学合理的管理。创新的目的是为客户创造价值。科学管理与创新并非是对立的,二者遵循的是同样的思维规律。

未来华为的产品要占领世界大数据流量的制高点,除了靠创新外,要靠严格、有效、简单的现代科学管理体系。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实现大视野、大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