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科技巨头将接受反垄断“灵魂拷问”,关乎未来是否分拆

 新闻资讯     |      2020-08-06 18:46

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四大科技巨头CEO当地时间周三将齐聚线上,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接受监管机构的“拷问”。他们将就如何应对反垄断的挑战发表证词,以避免被拆分的命运。

反垄断机构认为,市场主导者通过削弱竞争对手的势力范围和能力,占据了主要市场地位。

四位科技公司的CEO中,除了全球首富、亚马逊的创始人CEO贝佐斯(Jeff Bezos)没有参加过国会听证会之外,其他几位CEO都非常有经验。

苹果CEO库克(Tim Cook)早在2013年就曾发表证词,当时对科技巨头的反对声音刚起,议员们关注的重点是全球税收政策,库克在听证会上表现得毫发无损。

谷歌CEO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2018年末举行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也表现得非常“酷”,当时皮查伊回答了包括谷歌数据保护规则等在内的问题。

Facebook创始人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更是经历过众议院和参议院长达10个小时的拷问,他淡定地面对爷爷辈的议员们,对于公司如何处理用户的隐私记录,进行充满智慧的辩护。

这次听证会把四家科技巨头一同召集起来,反映了两党对科技巨头垄断市场的担忧升级。根据高盛的报告,美国市值最大的五家公司,Facebook、亚马逊、苹果、微软和谷歌的市值总和,已经占到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价值的超过五分之一,高于一年前16%的占比。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认为,大型科技公司的商业行为可能违背了市场公平竞争准则。司法委员会的调查将聚焦于如何更新反垄断法律,以应对数字经济带来的新挑战。听证会后预计不会做出任何具有法律效应的裁决,不过可能会形成一份报告和立法建议。而这些新的法律一旦颁布,那么将对联邦和美国各个州的监管机构打击反竞争行为产生深远持久的影响。

目前美国科技巨头已经在面临美国国内外监管机构可能提起的诉讼。反垄断机构有权对科技公司做出拆分的命令,并可能改变这些企业的运营模式。

美国法律学者、出庭律师张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年来美国对大公司加强监管的呼声高涨,这与历史上美国的电信企业、烟草巨头曾面临的反垄断压力非常相似,两党对此的态度也表现出高度的一致,虽然出发点有所不同。”

不过张军律师认为,听证会并不一定能达成结果。“这是立法的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未来对科技巨头是以立法方式进行规范,还是以司法部独立调查的形式,或是两者结合,对大企业提出起诉,这些都要看具体协商的结果和事态的进展。”他同时称,科技公司也已经对议员们发起大规模的游说。

由于四家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行为各不相同,因此一次听证会并无法深入解决本质问题。尽管如此,企业仍能对是否愿意创造更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做出承诺。

具体来看,四家公司中面临最大压力的是谷歌。谷歌的购物搜索工具和安卓移动操作系统已经被欧盟委员会竞争主管机构处以罚款。根据一份最新的报告,美国司法部和州检察长也已经向法院提出诉讼,范围覆盖谷歌的搜索和数字广告业务。

Facebook去年曾遭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高达50亿美元的罚款,已经有几个州对Facebook发起了联合反垄断审查。Facebook过去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引起监管部门的特别注意。目前Facebook拥有总计超过20亿的用户,成为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监管部门认为,如果放任大型企业的收购,那么将会产生严峻的挑战。

亚马逊也面临是否垄断市场的拷问。美国FTC一直在向第三方卖家收集有关亚马逊垄断市场的证据。美国司法委员会今年早些时候发现,亚马逊使用了一些卖家数据来创建自己的产品。

针对苹果公司的反垄断调查将与谷歌有部分相似,比如苹果公司对应用程序市场的不透明流程,以及向开发者收取30%的佣金,苹果商城App Store是iPhone和iPad用户下载应用程序的唯一场所。

一些科技公司已经暗示他们将如何应对反垄断挑战。苹果公司上周发布了一项研究称,苹果商城收取佣金的标准总体上与其他数字市场的参与者相符,并没有超越行规标准。

在一份库克将发表的证词中,苹果计划针对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格局展开辩护。来自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一份最新报告称,今年第一季度苹果在美国市场份额为46%,并未占据主导,其他市场参与者还包括华为、三星、LG和谷歌。

皮查伊也将就谷歌在广告行业面临的市场竞争做出陈述。他将提及亚马逊、Twitter、Snapchat和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等平台,这些平台同样是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

根据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谷歌仍然是美国数字广告业务中占比最高的企业,尽管该机构认为谷歌今年广告收入可能出现首次下滑,但目前谷歌占据了超过30%的数字广告市场,Facebook和亚马逊占比分别为22.7%和7.8%。

亚马逊CEO贝佐斯将在听证会上陈述公司的商业理念,即“虽然亚马逊是一家超大型的科技公司,但是从创业的第一天起,亚马逊的精神就是把自己当作一家小公司来经营,并主动接受客户的监督。”

Facebook可能会用中国日益崛起的科技公司,比如TikTok来捍卫自己存在的价值。Facebook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曾表示:“即便Facebook被拆分,中国企业也一定不会这么做。”她暗示美国企业拆分后,将把科技市场的主导地位拱手让给中国公司。

但Facebook的这种辩护遭到反对。华盛顿州议员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表示:“这不是一个能令人信服的因素,因为没有数据表明中国企业的崛起抢走了美国的市场份额。”

一些议员认为,大平台的出现扼杀了创新,这才是值得担忧的,他们呼吁对反垄断法进行修改。国会共和党人巴克(Ken Buck)表示:“反托拉斯法是在大型科技公司尚不存在时候制定的,但是现在数字经济面临新的挑战,我们必须更新法律以确保监管者拥有工具和资源,来捍卫市场的公平竞争。”

巴克还强调,无论此次听证会立法者得出什么结论,都需要关注的问题是,两党是否都认为这些科技公司过于强大,以及对反垄断法的更新是否可以重新平衡各方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大型科技公司的性质决定了他们“赢者通吃”的商业模式。罗兰贝格合伙人王欣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除了苹果以外,其他企业都是纯平台型的公司,很难打破垄断格局。”他还表示,苹果是软硬件一体的公司,拥有极强的产品力。

摩根士丹利并购业务副总裁罗伯特·金德勒(Robert Kindler)表示:“拆分这些大公司毫无意义,因为即便目前针对隐私和定价是有法律规定的,但是拆分不会对消费者有明显的好处,而且拆分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对消费者反而是不利的。这些企业在疫情中发挥了重要的规模优势。”

本周包括苹果、亚马逊、Facebook等在内的科技巨头将陆续公布财报。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投资人对科技公司的第二季度财报尤其关注。投行数据显示,上述科技巨头今年以来平均涨幅达到35%,而标普500所有其他企业股价则平均下跌了5%。

上周英特尔公布财报后股价大跌,公司称下一代芯片的发布将会延迟;社交媒体Snapchat发布财报后股价也大跌,因为疫情后使用该应用的用户开始减少。

这些企业的财报可能预示着大流行期间科技公司的业务出现了整体的下滑,虽然企业的估值仍然高涨,但市场怀疑业绩是否能持续支撑企业的高估值。

星展银行分析师邓志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预期科技股本季度的平均营收和利润会双降,硬件企业的表现会略好于软件企业。但疫情的影响主要发生在第二季度,预期下个季度开始企业业绩会有所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