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公平很难实现,但我们必须走在追求实现的路上

 新闻资讯     |      2020-06-30 04:46

近日,多起靠弄虚作假、冒名顶替上学的事件不断曝光,备受关注。之所以如此受关注,一个深层的原因是,受教育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一个全民性的追求。任何时代,哪怕是大字不识的父母,也会有人坚持让孩子去读书。因为中国人坚信,知识改变命运。

而那些弄虚作假、冒名顶替的人,可以说比考场作弊可恶十倍百倍,因为他们是在窃取和剥夺别人受教育的机会。现在看来,这样的人在过去几十年当中居然不算少,而且绝大部分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他们这样做,表面看是利己主义驱使下的不道德行为,更进一步会发现,他们的做法践踏了中国人一直以来最朴素的一个信仰:教育是最公平的上升通道。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的发展对国家和民族的兴衰存亡都至关重要,这几乎是全人类的共识,所以当今世界超过170个国家都在实行义务教育,中国也不例外。而且近年来,普及高中义务教育和完全免费义务教育的呼声不断出现,个别地方也做出了很好的尝试。这样的国家制度保障了每个人都有受教育的平等机会,可以说这是一种很好的机会公平机制。

相对应的,高考制度就是让学生通过成绩来决定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一种选拔机制,这是一种结果公平机制。义务教育保证了劳动力的基本素质,高考选拔管理人才和科技人才。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以来,中国正是依靠这样的教育制度保障了国民经济的长期高速发展。

首先是城乡差距。随着中国城镇化率的不断提高,教育层面的城乡差距愈发明显。在城市中的孩子,坐在现代化的教室里上课,享受不断升级的教育设施,可以选择各类课外兴趣班或辅导课,大家对此也觉得很平常。相反在很多乡村地区,基础设施、师资力量都不能得到保障,只能完成最基础的义务教育课程。甚至个别地区会因为没有校舍或没有老师导致适龄儿童辍学。这种巨大差距在高等教育中的体现就是,重点大学农村大学生的比例在逐年下降。

其次就是地区发展不平衡。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高校数量、质量远远超过一般的省、市、自治区,这些高校的经费往往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作为回报,这些高校在招生层面必然向本地倾斜甚至本地招生比例占到大部分。同时,享受高等教育的支付费用也在逐年增加,这无形中也压制了欠发达地区的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因为他们的家庭收入水平往往也较低。

最后就是教育资源的配置严重失衡。国家为了推动高等教育的发展,实施了“211”,“985”一系列工程,并对相关重点院校投入了大量资金。反观很多普通院校,肩负着“扩招”重任,迫切需要快速发展,却严重缺乏资金,而且资金来源也越来越狭窄。而中国的职业教育,由于被政策和资金明显地忽视,更是逐年萎缩。其实把每一年投入到重点大学的经费拿出很小的一部分投入到普通院校和职业教育当中,取得的成效和反馈一定更好。道理很简单,金字塔的塔尖光芒万丈,塔身和塔基却年久失修,这样的金字塔是站不稳站不久的。

以上三点教育不公平的现象应该说是社会发展近40年的积累导致,是几乎不可避免的。国家近些年也在不断采取措施努力平衡相关问题,比如招生政策的倾斜,助学贷款的发放,教育经费的调节等等。因为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朝实现教育公平这个方向努力,所以大家明明知道绝对的教育公平无法实现,但仍然相信当前的教育制度。

但新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阶层的不公平。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是消灭了剥削阶级的,阶级矛盾已经不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了。但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劳动者的分工细化,很多阶层就细化出来了。如企业家、外企高管、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等等,虽然说工作不分高低贵贱,但相对于普通的务农务工人员、个体商贩、下岗失业人员,彼此的收入差距是非常明显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长期而普遍的收入差距就会演变成身份差异,而作为既得利益一方的相关阶层一定会想方设法保有并传承这样的身份差异。在法治约束明显不强的教育领域,各种遮遮掩掩甚至不加掩饰地的“钱学交易”、“权学交易”便大行其道。

例如,有人利用自己的学术地位,拉着孩子在自己的学术成果上署名,甚至将其捧到“第一作者”;有人利用自己的雄厚财力,通过种种操作让孩子获得“国际生”身份,获得进入顶尖学府的机会;更加难以容忍的是,有人利用自己的官位权势,直接让孩子冒名顶替上大学,赤裸裸地剥夺了他人受教育的机会。以上种种操作是非常隐蔽的,是长期大量存在的,披露出来的往往只是冰山一角,是严重破坏教育公平,损害政府公信力的。目前的法律法规在相关领域又严重滞后,想要彻底革除类似现象,任重而道远。

一个社会的稳定和谐,就依赖社会各阶层之间的融合与流动,而要跨越各阶层之间的差异,实现跳跃,教育是极其重要的一个途径。假如某些阶层垄断了这个途径,整个社会体系各阶层之间的差异就会不断扩大,当这种差异之间的界限森严到不可流动的地步,体系就会走向混乱和崩溃。

真正实现教育公平是一条漫长曲折的路,不论是国家政策的制定,法律法规的设立,乃至新闻媒体的监督,都要时时刻刻对那些见不得人的利益勾结保持警惕,要确保每一个中国公民都能平等的坦然的不留遗憾的享受自己应得的教育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