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权挡住了我们对摄影的追求和理想吗?

 新闻资讯     |      2020-06-29 21:47

这是一篇迟到的文章,应《人民摄影》报约撰稿。主题思想是对中国摄影这颗容易受伤的心做了一些抚慰。但发表时做了删改,此为原文。

据说,这一段,摄影界一片哀嚎,很多摄影人都在谈论一个话题,民法典来了,摄影师日子不好过了。民法典泱泱数14万字,在第1018-1022条里,涉及到了自然人的肖像权问题。

中国摄影,本来就有一颗容易受伤的心,让人感觉总类似小姐的心丫鬟的命。这下好了,自己还没有转正,中国人民的肖像权已经站起来了!有些人顿觉命运更加多舛,在自己追求心中缪斯的道路上平添了不少烦恼。

3.人文纪实街拍的摄影师们倒霉了,没抓住黄金时代,从此担心无法创作出世界经典名作。

我的街拍:1993年,天安门广场在灯柱下纳凉的游客,那时候没事我就去广场扫街,现在进去一趟可不容易了。

我的街拍:1994年的北京王府井大街,排着队伍打公用电话。那时候钱少,偏偏电话费老贵。

其实,自古以来,因为照片吃官司的太多了。比较有名的,是摄影史上的经典名作,两张接吻的照片《胜利之吻》和《巴黎之吻》,都先后被当事人告上过法庭。结果呢?前一个因为诉讼成本太高,也不一定有胜的把握,最后撤诉了;后一个是最后逼得摄影师承认,我拍的不是根本不是你,因为这照片压根就是摄影师找演员摆拍的呢。

所以“摄影有风险,拍照需谨慎”,这样的前车之鉴是一早有之。当今世界上有些国家,如日本、法国和美国等,早就对拍照行为制定了类似法律,甚至更加严格,但我看,虽然这导致了他们的摄影师在沙特、罗马尼亚等国际大赛中金牌拿的少点,也没见妨碍人家摄影水准低于吾国特别多。

而和刚刚那两张接吻照片同样的时代,也是诞生街头摄影大师的年代,今天教科书级别的很多作品,也是同一时代的产物。我们可以先思考下,为什么它们倒是安然无恙?

因此,没心没肺如我,从来就没想就这个话题说点什么?有这功夫,我得赶紧溜达到街上拍照——我连一张名作都还没有呢,人家想告,我也得给人机会。最重要的是,这事,在重大疫情面前,我连上街都不容易,纯属于我等小民庸人自扰,杞人忧天。

我的街拍:1997年一场雨后的云南丽江。那时候四方街真的是清净,呆上一天也没有打扰。

第一, 摄影师的日子,从来也没几个好过的。先不说侵别人的权了,我们摄影人的著作权被人侵了几十年,有人管上了么?这说明,法律是悬在头顶的剑,不掉下来,它就是震慑或装饰,掉下来,才真正要人命。法律的关键在于执法依据,实际上如果违法成本低,维权成本高,那且静观其变,看看谁会因为什么理由成为第一个被告者?

第二, 选择摄影,就没有在乎过上好日子。摄影师眼里的乐趣,其他人也看不懂啊,且不说干一行,在摄影上,我们的钱花得越来越多,挣得越来越少。自古以来,摄影的乐趣,从来都是路越远,山越高,地方越穷,我们越拍越来劲,越难越出好作品。所以,这个法律一旦实施,理性一点分析,对于最后留下来的人来说,绝对是利好,至少很多竞争对手从此知难而退,摄影这条千军万马拥挤的道路,是否从此可以越走越宽广?

第三, 权利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钱!肖像权有了法律的保障,如果签了肖像权的照片作品,岂不是更有了附加值?用张你的照片,还要署名?拍个照,还要给钱?有点太生分了吧。好了,现在国家通过告示天下,发布民法典来教育大众,照片里面有肖像这一权利,我们这条布满荆棘的摄影之路,是不是从此的劳动成果能够值点钱了,当然赚了钱,分点照片中的人也很合理,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我的街拍:1998年的成都天府广场。那时候男人可能因为一个平头造型,就显得男子汉气质十足。

我的街拍:1998年由重庆顺流而下,在万县惊叹于高高的码头。都说此地码头造就的巴女,身材一流。

我的街拍:1998年广州二沙岛。那时候的我,正沉浸在摄影的好奇中,而美术馆的保安斜我的这一眼,我终生记得

所以,事物都是辩证的,硬币都有它的两面,重要的是,我们要看到金光灿灿的这一面。国家出台法律,保护大多数人的肖像权,这个趋势是必然的。毕竟制定和通过法律的群体,作为人民选出的代表,对摄影不一定会有我们那么热爱,不太可能考虑我们小众艺术爱好者的要求,我们需要谅解他们。

但,可以理解,对于摄影人,心理上的失落感是难免的。可以想象的是,中国人民这一次,在肖像权上的自我觉醒的洪流从此不可阻挡了!你以为我们是被关起来的小鸟,被你们长枪短炮围着轰炸?你以为我们都是没有抵抗力的精神病、老人和小孩,被你们摄影法师们随便摆布?你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富二代和明星,被你们狗仔队拍到的八卦和丑闻随便供人消费?你以为我是好惹的领导,几张网络上戴手表打伞、连技术都不过关的照片,就能让我一蹶不振?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也从不意味着,我们的敌人就都完蛋了,美国是乱了,没垮;川普是慌了,没下台。所以,肖像权虽然强大了起来了,我相信我们摄影人也不会无路可走。至少,我们也同样是自然人,我们更也有肖像权,了不起我们不拍别人了,我们可以没事就在街头晃,摇身一变成为被摄者。现在不是街头、宾馆甚至房间里都是摄像头么?有了法律的保驾护航,咱们再也不用担心被不良的摄像头窥探,我们的隐私将被结结实实保护起来不被侵犯,在微信群里说话,我们可以大胆地用自己的肖像权头像,而不用提心吊胆被人在屏幕后盗用和监视。

我的街拍:90年代末期,我很多江西老乡在广州做装修。没事的时候,我晃荡着去他们家里去玩。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是身为摄影人的中国人我们的幸事。但这里,我还是要提醒一点,在法律的条文面前,我们得承认,我们都有自己的盲点。法律,更多是律师之间的事,甚至律师的水平高低,也决定了同样一句话会走向不同的方向。专业的律师,可以让身为弱势的摄影人,理直气壮地去找到法律的缝隙寻求安全。

比如这次民法典针对摄影师,据说最“狠”的是这一条——未经肖像权人同意,肖像作品权利人不得以发表、复制、发行、出租、展览等方式使用或者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这一条,看起来几乎断了摄影人的后路,以前的肖像权,只是在商业使用上比较严格。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无路可走了?

但我仔细一看,这个法律完全没有禁止我拍照拍人啊。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拍照的乐趣,重要的是在拍。在我看来,我想要拍到的东西,只要不违法,不超越自己的职业和道德底线,都是可以接受的。过去我曾经说过一句“不要脸”的话:“摄影师的道德底线,从来就是要比常人更低一些的”。也就是这个意思,我有我的职业标准形成的道德底线,不会因一般人对这件事的道德认知来约束自己。

当然拍照,尽量避免和其他人起冲突。所以虽然我在拍照生涯,被武警揍过,被警察抓过,被乡长带着大汉扣留过,被地痞流氓跟踪过,但是认真回想起来,我还从来也没有过被普罗大众纠缠过。这充分说明,只要你的笑容是真诚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态度是友善的。当然,也有很多情况,是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已经拍完照了,根本不会干扰到对方。

所以,我认为,这个法,只要还没有变成拍照,不让拍人,这就不是什么大事!拍照的最大乐趣,在于“拍”,其次在于传播,让人看到并且得到赞赏。“发表、出版、展览”这些方式,只是众多手段之一罢了。

我的街拍:1999年我第一次去到长沙,参加一个长沙伢子的婚礼,洞房还没闹完,新郎官就被同伴拉上麻将桌。

我的街拍:1999年,去湖南的凤凰县旅游。那时候还没有人知道丁俊晖,但像所有乡镇一样,大家都在玩斯诺克。

比如:什么叫“发表”、“发行”和“展览”。微信朋友圈、互联网自媒体、论坛上算“发表,发行和展览”么?如果算,那就必须先把微信、头条、微博这些互联网产品在法律上禁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为里面太多侵权照片了?嗯,如果不算,那我们把拍的作品晒出来,这叫做“分享”,在今天,依靠网络的分享,你能收到的大拇指和阅读率,应该可以远远超过传统的“发表”、“发行”和“展览”方式。

当然,如果你执念于传统媒体的发表和传统展览的展示方式,先不说你硬盘里的照片,有多少机会能够被发表展示?也不说你呈现在这方面,除了大概率是浪费了公共资源,很可能最后也没几个人能看到。退一万步来说,如果这类作品除了新闻报道之外都不能发表,国有的媒体和出版业不损失更大么?

再比如:“为个人学习、艺术欣赏、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在必要范围内使用”可以不经肖像权人同意。在我看来,大部分中国的摄影师出画册的“复制、发行”行为,也主要都是送亲朋好友;在美术馆展览,在讲座中分享,这些不都非常吻合“个人学习、艺术欣赏、课堂教学”这个“必要范围”么?这几个词语,给了我们很大的“灵活度”。尤其是在“必要范围”进行“艺术欣赏”这一条,只要你能证明你是摄影艺术家,你的发表、出版和展览,不是为了艺术欣赏?相信法官都很难不认同。

实施新闻报道暂时看起来很安全,当然你也可能因为“丑化、污损,或者伪造”站不住脚。关于“丑化”,可以小声辩解一下,因为这有可能是镜头、视角或者AI算法的错误。但是,只要你是错的,你就算是媒体也帮不了你,因为第1018里首先声明了针对的是“任何组织”;

当然,你可以最终汇入“国家机关在必要范围内制作、使用、公开肖像”这条河流;你还可以证明你是在“展示特定公共环境,不可避免”;最有力的武器是:“为维护公共利益”这个理由,你对他人的肖像使用完全是正当和合法的。因为我知道,我们摄影人都很有正义感,纪实摄影也从来都是“维护公共利益”的一种手段。

至于可以被识别的外部形象(身体的一部分)也构成肖像权的问题,谁主张谁举证,这个不是针对摄影,绘画、电影或其他视觉艺术门类也会面临。法律是很严肃认真的讲究逻辑和证据的,没有那么危言耸听,别自己吓自己。

我的街拍:1999年我假期回江西老家,这个少女婀娜的身形吸引了我的长焦镜头。今天真正领悟到青春才是最美。

我的街拍:2000年到厦门,那时候大家拍照都是用傻瓜机,现在厦门的房价听说都赶上一线城市了。

总的来说,你大可不必在拍照前就焦虑这么多事情。像过去一样,先把照片拍好是第一要务,其次,要相信,你心存良善,坦坦荡荡,还会有上天庇护你。最后实在躲不开,请一个好律师很重要。一些法律条文在民众的眼里,字面上看起来很简单,但你也不一定读的懂。正确的方法是和律师沟通,充分举证。法律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归根到底是我们的。

最后说一句,要留点时间,允许法律进步和完善。即使是宪法,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也是可以与时俱进,可以适当修订的,作为地位仅次于宪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相信也会根据时代的进步,不断得以完善。

肖像权挡住了我们对摄影的追求和理想?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最惨淡的人生,最淋漓的鲜血。真的摄影师,拍了再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