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隐居深山8年,与女弟子结婚生娃,如今生活成啥样?

 新闻资讯     |      2020-06-29 21:46

很多人曾勾画出这样的乡间生活,在深山中,独享一份安静,弹琴下棋,喝上一口甘甜的山泉水,品味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那么的悠闲愉悦、自由自在。

诗人陶渊明曾在世外隐居,一日,他见南山日暮,触景生情,吟唱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千古佳句。可见,陶渊明的田园生活是何等悠然自得。

如今,还真有这样一位男子,他在海拔千米的深山中隐居八年,每天读书饮茶,怡然自得。还和女弟子结婚生娃,日子过得逍遥快活。

在武当山全真观不远处,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深谷,名曰琴人谷,那里人迹罕至,环境优美,傍晚十分,偶有道士树下吹箫,箫声悠悠,鸟鸣嘤嘤。

吴一琴子出于广西,出身贫寒,父母以务农为业,家中兄妹很多,因此,为生活所迫,他早早辍学归田,在其十四岁时,便离家外出,寻求一条生路。

或许是没什么文化,或是没什么工作经验,他没有找打工作,只能四处流浪,机缘巧合之下,他来到武当山,在山上偶遇一道士,并拜其为师,跟随师父在山上修行。

远离世俗的压力,修行确实是一个好去处,就这样,吴一琴子在山上一呆就是十六年,在拜师期间,他学会了弹琴、茶道等等,生活也算清静幽雅。

转眼间,年过30的他,想下山走一走,游历一下民间。于是他拜别师父,腰间背一琴,又开始了独自流浪的生活。

后来,他因喜欢弹琴,便与朋友在武当山下合开了一家琴行,生活也算安逸,还为自己攒下了一些积蓄。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1年,他与朋友开车去自驾,在途中,发生了严重的车祸,两位朋友因车祸不幸去世,他很幸运,艰难的生存了下来。

一个月后,他回到了武当山下的琴行中,发现琴行早已关门,里面破烂不堪。询问邻居后才得知,朋友早已拿着店里的钱和琴跑路了。

让吴一琴子更揪心的是,有些人交了钱,却没有拿到琴。他只能将自己的积蓄赔偿给他们,所有的事情处理完毕后,他身上只剩下几十块钱。

经历连续两次打击后,他感到心灰意冷,决定收拾行囊,重回深山隐居,过着无欲无求、心如止水的生活。

说走就走,他带着一直跟随他的四个徒弟,五人一起来到了距武当山一千米处的山谷,那里景色宜人、鸟语花香,是静心修道的绝佳之所。吴一琴子甚是喜欢,并将此地称为“琴人谷”,在这里,他开始了新的生活。

初到这里时,他们的生活是很艰难的,只能寻得一些野菜果腹,几天后,五人合力建了一处小屋,算是有一个安身之所。

后来,他们开始在附近开垦荒地,种一些蔬菜,日子才慢慢有了起色。不过在吴一琴子的心里一直有一段阴影,他想不通朋友为何会背叛他。其实,这次的归隐,他并没有静下心来,反而像是在躲避现实。

好在,上天总会眷顾那些善良的人,一位女子的到来,让他彻底的打开了心扉,改变了他的生活。

朱双琴也是一个出身贫苦家庭的孩子,十多岁时,便进城打工,在工厂上过班,在饭店做过服务员,但现实的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整夜的睡不好觉。

由于精神上的压力太大,在2011年,朱双琴毅然辞去了工作,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她想寻找一块净土,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放松。

她游历至武当山时,听说那里有一处琴人谷,谷中有一位道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于是,她来到了此地,向那位道士拜师学艺。

吴一琴子见她楚楚可怜,便好心的收留她,还教她弹琴、沏茶。后来,朱双琴发现师父的心情一直都很低落,怅然若失,根本没有得道高人的样子。

从苦日中过来的朱双琴善解人意,每日对吴一琴子嘘寒问暖,将他从人生的低谷中拉了出来。人生是为自己而活,为何总跟以前不开心的事过不去呢?

在朱双琴的鼓励下,吴一琴子渐渐地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认为人生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他带着弟子们将谷中的房屋翻新,又修建了下山的路,紧接着,他还带领弟子们开垦荒地,种植蔬菜,养殖蜜蜂,日子已然越过越好。

在琴人谷,二人经常切磋棋艺,在四周水天一色的美景衬托下,分外引人注目。两人在朝夕相处期间,早已心生情愫,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最终结为夫妻,婚后,还育有两个孩子,都很乖巧可爱。

夫妻二人在琴人谷中的生活很平淡,住的是自己盖的土房子,吃的是园子中自己种的蔬菜,闲暇时还在山里采一些野果子。

如今,他们的隐居生活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大家都慕名前来拜访,吴一琴子与妻子每次都很热心招待贵客。

他们还修建了一个清凉亭,用于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避暑,还会为他们沏上一壶清茶。一边喝茶,一边听着琴声,抬头仰望蓝天白云,脚下郁郁葱葱,看着心情豁然开朗,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之中。

在他们的厨房中,由于没有电,用的是土灶,做饭时在锅底下烧柴火,厨房中有好几口大锅,都是自家人和徒弟们做饭的灶具。

除了种菜,他们还养了蜂蜜,种了些茶和棉花。不仅可以自给自足,剩余的还可以让徒弟们下山卖掉,换得一些钱,买一些生活用品。

他们每日与明月清风为伴,芒种、下棋、喝茶、弹琴都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很享受这份独有的清净,众人都向往这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