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平隔离与垂直隔离,困扰女性体育发展,女性体育如何实现公平?

 新闻资讯     |      2020-06-27 04:10

纵观整个人类发展的历史,女性一直在为性别平等而努力奋斗,她们的终极目标就是根除男性主宰制和附加在女性身体上的权力关系,实现女性解放。就体育参与的历程而言,女性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性别排斥。整个古代奥运会都禁止女性参与甚至是观看,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仍然将女性运动员拒之门外。随着女性运动和女权主义的斗争,女性终于冲破了种种禁忌,实现了男女性别与体育权力之间的平等。

体育活动自诞生起就带有浓烈的性别特征色彩。由于原始人的男女分工不同,女性被排除在狩猎之外,因此在最早的原始教育中,人们也对男性赋予更多的体育元素。古代奥运会规定女性不得参加竞技,甚至已婚妇女都不能观看比赛,违反者要被处死,体育活动被烙上了严重的性别属性。

从公元前 776 年至公元 393 年,古代奥运会经历了 293 届,延续了 1168 年之久,影响之深远,在人类历史上实属罕见。古代奥运会具有鲜明的民族色彩和宗教色彩,对运动员的身份要求严格,女性被拒绝参赛。在古希腊的绝大多数城邦里,体育教育只提供给男孩,女孩们没有权利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

在奥运会期间,为防止女性“混入”比赛现场,要求教练与运动员则必须裸体登记参赛。这种对女性的约束源于古希腊时代妇女地位低下,妇女观看宗教庆典仪式和体育竞技比赛被认为是亵渎神灵。由此可见,奥运会来说,女性只是作为一个局外人而存在。

古希腊第一位现身奥运会竞赛场的女性是卡莉帕特提拉,她为了能见证儿子夺冠而冒 险化妆混入竞技场,但却被人认了出来。这位勇敢的女性最终并没有受到处罚,这是因为卡莉帕特提拉的身后,簇拥 着一群荣获奥运桂冠的男人———她的父亲、两位哥哥和儿子都是奥运冠军,她本人出身于古老而尊贵的迈锡尼家族。假如她是个普通的女性,恐怕不会这样幸运。

古代体育是高度排他性的,虽然在罗马帝国中的贵族狩猎活动中,也有一些贵族女性参与,但她们也仅仅作为女骑手陪伴国王而已。后来罗马帝国出现了专门培养和挑选教堂舞女的学校,需要女性用技巧运动和舞蹈来供客人娱乐,18岁以下的平民家的女性,在国家专门为女性建立的体育馆里进行身体训练,但她们年满20岁后就被剥夺了参与体育的。连著名学者亚里斯多德和柏拉图都认为女性不宜参与体育活动,可以证明当时女性体育权利遭受的排斥与剥夺有多么严重。

进入现代社会以后,女性在奥林匹克运动中的境遇也并没有得到迅速的改善。1896 年的首届现代奥运会上出现的是清一色的男性面孔。不论是在古代奥运会还是在现代奥运会,“女性”都是一个沉默者。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一直坚决反对女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比赛,他公开宣称:“女人的荣耀来自她生孩子的数量和质量。在体育方面,她们最大的贡献应该是鼓励自己的儿子创造好成绩,而不是自己去破纪录。”

十九世纪初叶,世界爆发了第 一次女性主义浪潮。自由女性主义者要求在教育和法律等诸多领域得到更多的平等权利和机会,强调男女在智力和能力上是没有区别的。而当时的奥运会处境也非常艰难,需要面对举办国的支持、项目的设置等诸多方面的问题。基于奥运会希望尽快扩大自己影响力的考虑,从 第 2 届奥运会开始,有 19 名女子运动员参加了高尔夫、网球项目的比赛;到 1924 年的第 8 届奥运会,女性参与人数首次过百,有 135 人参加了网球、游泳、击剑项目的比赛。

这一时期的国际奥委会处于一个矛盾之中。他们既对于女性参与有所顾忌,希望奥运会能够沿袭古奥运非女性化的遗风,又想致力于通过增加人数、增设项目尽快扩大奥运会的影响力。所以此时的奥运会,为女性设置的是一些运动量较小,竞争不太激烈的项目。

女性参加奥运会的合法地位直到 1924 年国际奥委会第 22 次会议上才正式通过。从此女性以合法的身份进入了奥林匹克运动大家庭中。但这并不意味着从此女性运动员便与男性运动员完全平等了。国际奥委会在允许女性参赛的前提下,又做出了种种的限制。因为按照传统的观点,男性与女性在“气质”上是不同的:男性天生好斗,擅长攻击;女性则生性温和,惯于顺从。男性是阳刚而强健的;女性则是阴柔而优雅的。像田径这种需要有极强的爆发力和攻击性的项目,是不符合所谓的“女性气质”的,自然也就应排除在女性项目之外。

1928 年以前,国际奥委会把现代奥运会中女子的参赛项目严格限制在诸如网球、射箭、游泳、花样滑冰等不需要太多体力付出的项目类别上,那些在体能上要求较高的田径项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女性运动员无法涉足的禁区。

如果把体育看成一种社会分工后形成的职业看待的话,女性体育权利变迁的路径历经水平隔离与垂直隔离的过程。

水平隔离指的是男性和女性在不同职业类别中的分布。就体育而言,性别水平隔离现象在体育历史的进程中一直存在。若把体育看成一个整体职业,在体育历史上就有拒绝女性参与甚至在场观看体育比赛的现象出现。体育职业或某体育项目禁止女性准入就是在体育领域中典型的性别隔离现象——水平隔离。

相对于水平隔离而言,体育领域中出现性别隔离现象较多的是垂直隔离。垂直隔离指的是在相同职业中,男女分布可能表现为某个性别总是处于较高级别或水平。在体育领域中垂直隔离主要表现为在特定体育领域中女性更多的是从事服务业和承担从属地位的工作。

在体育俱乐部或运动队中男性永远占主导地位。拉拉队中占主导地位的永远是女性,为运动竞赛颁奖的司仪工作几乎都是由女性承担。体育中的垂直隔离还表现为男女运动员的收入差异方面。在男女运动员收入方面存在明显差距,全球收入最高的前十名男运动员的总收入是女性前十的四倍多。

即使是男女同工也存在不同酬的现象,男子运动员的收入总是高于女子运动员。女性教练以及女性的各级运动员的人数与男性相比也是处于劣势地位,这正是性别隔离中的垂直隔离现象的表征。

尽管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初始阶段,女运动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要忍受种种不合理限制,但是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和反复抗争之后,女性还是在奥林匹克中立住了脚跟。从 1900 年妇女首次登上奥运赛场至今,女运动员人数、女子参赛项目数、运动成绩大幅度提高。

1900 年第 2 届伦敦奥运会,女运动员只有 19 人,所占比例不足 2%,参赛项目仅有 2 个大项、3 个小项;2008 年的第 29 届北京奥运会,女运动员的参赛人数则已经占到 44%。自女性进入奥运会以来,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女性在奥运会中的表现看起来似乎比男性更出色,尤其是中国,女运动员的成就大大超过了男运动员。但是无论是收入还是影响力,仍然居于男性运动员之下。

原始社会中的性别分工来看,男性的社会网络主要由男性组成,倾向于把事业和职业成就视为社会的最大认可。女性社交网络主要由女性朋友组成,交流的信息以情感、家庭和子女为 中 心,这就形成了不同的性别角色期许。体育职业中的性别角色差异其实也是社会建构的,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并不会自动改变其性别权力结构,女性们只能通过挑战和改变男性主宰制进而改变自身在体育中的地位。

纵观古今中外,体育活动最早被视为一种阶级特权,不同社会阶层拥有不同的体育活动形式。由于狩猎和部落纠纷以及军事战争等现实需要,体育活动逐渐成为男性特有的社会分工。社会阶层权力和男性权力不是天生固有的,而是社会所建构的。因此,女性参与体育的历程就是女性不断抗争的过程,女性通过斗争最终获得了参与体育活动的。

当然,任何情况的女性体育参与都应该在承认男女差别的基础上,在谋求女性自身之身、心、情的客观需求的基础上开展。“公平”指的是指的是“正义的公道”,只有突出女性参与的伦理性,才是性别公正。某些重竞技的、高对抗性的传统男性项目,对女性身心发展和构建女性性别气质会起到什么效果,也引起了人们的争论。如果女性参体育比赛促进了男女平等的话,那么这种跨性别的参与恰恰违背了奥林匹克的宗旨,损害女性健康的参与更是失去了男女平等的根基。

任何情况的女性奥林匹克参与都应该在承认男女差别的基础上,在谋求女性自身之身、心、情的客观需求的基础上开展。唯有女性真正掌握体育参与的话语和通过女性自身赋权,使女性在体育参与的斗争互构过程中化解冲突,才能最终实现体育领域性别的真正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