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产业风险管理痛点大商所上线标准仓单交易

 新闻资讯     |      2020-06-12 20:24

5月29日,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业务正式上线,这是继商品互换、基差交易后大商所推出的又一项场外业务,标志着大商所场内与场外、期货与现货互连互通、相互促进的多层次市场体系进一步深化。

在同日举行的“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服务实体经济论坛”上,业内人士表示,上线仓单交易可以盘活现有的仓单存量,通过市场手段进一步促进期现价格的收敛,同时也能吸引实体企业参与场内外市场,降低企业交易成本,提高市场流通效率,使仓单交易业务成为促进现货流通、提升风险管理水平、深化期现连接的纽带。下一步应进一步丰富业务模式,探索更多交易品种,并逐步推动从标准仓单向非标仓单拓展延伸。

上线首日,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累计完成报价23笔,成交20笔,成交量合计4340吨,成交金额合计2540.48万元。其中,豆油成交11笔,成交量合计2700吨,成交金额合计1531万元;聚氯乙烯成交9笔,成交量合计1640吨,成交金额合计1009.48万元。共计14家企业参与了当日交易。

浙江特产石化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小明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公司当日买入了大商所聚氯乙烯仓单1000吨。由于客户对货物的需求比较紧急,如果从上游发货至少一周后才能收货。因此,公司今天买入了大商所聚氯乙烯仓单,当日就可提货给客户”。

他表示,虽然相较于现货市场,购买大商所聚氯乙烯仓单成本高20—30元/吨,但由于时效性更好,质量可靠,公司还是选择了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

在袁小明看来,标准仓单兼具商品属性和金融属性,是现货、期货相互转换的重要中介,具有信用等级高、流通性好的特点。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上线后,将有助于提升企业现货库存的使用价值和交易效率;同时也将使期现货联动更加紧密,期货的价值发现功能更加精确。

“以前只有在卖出交割时才会注册仓单,而且需提前半个月左右去准备现货、联系仓库、检验、注册,这半个月时间里现货基本不能流转。大商所推出标准仓单交易后,我们在应对交割时可以更从容,既可以自己准备现货注册仓单,并根据期现货价格选择到期交割还是实时交易;也可以直接购买仓单,降低自己现货的调拨成本,以及标品和非标品现货间的调换成本,这样大大优化了现货资源配置、提升了业务效率。”袁小明说。

浙江物产氯碱化工有限公司也是当日参与大商所聚氯乙烯标准仓单交易的产业企业之一。“公司结合期现业务,在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平台上挂牌卖出了不同价格的标准仓单500吨。”该公司研究发展部经理叶辰表示,以前现货和仓单是两个相对独立的市场,贸易商在起到连接两个市场作用的同时,也承担起部分现货与仓单转换的成本。比如公司通过期货买入套保,计划对预售的订单配对江苏和浙北的仓库仓单,但很可能最终得到部分浙南和浙东的仓单。在传统的业务中,公司只能利用自身的产业渠道优势,将这些仓单注销后销售,并另行采购江苏和浙北的货物交付订单,这不仅额外增加了业务成本,还面临着区域和品牌升贴水波动的风险。大商所上线标准仓单交易,为仓单买卖及置换提供了新的平台,公司可以直接寻找仓单交易对手,也解决了交易履约和结算问题。

在豆油品种上,江海粮油等大型产业企业参与了首日的交易。中信期货旗下全资现货子公司中信寰球商贸(上海)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刘勇表示,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上线后,知名油脂企业纷纷开户并积极参与交易,企业分布覆盖区域广泛,平台交易活跃。基于对现货市场需求及农产品市场总体情况判断,公司择机摘牌买入了豆油仓单200吨。

“基差贸易、仓单服务业务是我们的重点业务方向。在大宗商品贸易中,信用风险是市场各方关注的重点和难点,货物质量是否符合要求是双方易发生纠纷的地方,交易后的发票流程也容易成为交易链条的薄弱环节。因此,大宗商品现货贸易通常在固定的圈子和熟悉的客户群中达成,交易范围窄、交易效率低,市场扩展性受到限制。”他表示,大商所推出的标准仓单交易业务将为参与企业带来诸多便利,提升业务的便利性和时效性。下一步,将根据公司业务实际,可在取得标准仓单后实时提货,满足现货企业的即时需求;也可在期现价差走弱、仓单平台价格走强情况下在平台将仓单卖出。

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业务不仅为产业企业风险管理、现货贸易流通提供了更多便利,也为期货公司强化客户服务提供了抓手。国投安信期货公司副总经理杨晓武认为,大商所上线仓单交易业务,有利于期货公司引导更多的产业客户参与期货市场,为期货公司服务产业风险管理提供了新的平台,进一步增加了客户黏性,拉近了实体企业和期货市场的距离。

国富期货农产品部总监陈庆也表示,通过服务和推动产业企业参与仓单交易,为期货公司服务产业交割和仓单融通提供了新的渠道,有利于期货公司充实经纪业务内涵,提升产业服务质量。

此外,据了解,为确保标准仓单交易客户顺利开展业务,大商所与存管银行建立了绿色畅通渠道,工商银行积极完善系统搭建和业务流程,并联合期货公司开发符合交易标准的客户。交行、浦发银行、中行、建行等综合业务存管银行为仓单交易客户完成了银行账户签约工作。

“对于油脂企业来说,标准仓单交易的上线为企业提供了多层次的风险管理工具,有助于促进油脂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的深度融合。”嘉吉中国粮油油脂蛋白交易总监陈梦慈向记者表示,此前,企业会碰到通过期货交割的货物与实际客户需求不匹配而需要转让仓单的情况,此次开展的标准仓单交易业务将为这些转让提供便捷的途径。同时,由交易所参与的三方开具发票的模式也有利于保障企业的资金安全。

在29日举行的“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服务实体经济论坛”上,北京四联创业化工有限公司合成树脂事业部副总经理廖承伟表示,随着化工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新的投产周期已经开始,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随着流通规模的扩大,实体企业规避风险的需求明显提升,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又进一步增强了市场波动性。在波动明显增加和生存环境恶化的情况下,实体企业面临的风险明显增大,需要解决的风险主要有流动性风险、库存风险、基差波动风险及违约风险等。目前解决上述市场风险的主要手段是通过衍生品工具进行对冲,常用的工具主要包括期货、期权等。

标准仓单交易的上线,为实体企业进行风险对冲提供了一种全新的途径。首先,解决了目前仓单流动性不足的问题。由于仓单持有成本相对较高,且占用流动资金,仓单交易可以将实体企业因停产、区域不合适、品牌不合适等原因接到的仓单在合适的时间换取全额货款,降低运营成本,一定程度上降低库存风险。同时,由于增加了流动性,能更好地促进期现价差回归。其次,标准仓单交易业务上线后,交易效率可以得到有效提升,进而解决企业在交易过程中费用计算和交割时耗问题。最后,标准仓单的交易标的是场内注册的合格仓单,是经过信用保证和检测的,可以避免普通交易过程中出现的仓库位置、破包损耗等问题,降低了潜在纠纷出现的概率。

国泰君安期货副总裁闻勇翔认为,对期货经纪商而言,又多了一个可以向贸易类客户推荐的交易平台,也多了一个服务客户的工具。

“我们常常听到一些产业客户在交割上的困惑,交易所的标准合约是到期交割,标准仓单的变现、交收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而非标仓单又存在质量、货权等方面的信用风险,对贸易商来说是两难。标准仓单交易的推出很好地解决了这个矛盾,使得标准仓单的使用和流转效率大大提高,标准仓单的作用进一步得到发挥。”他说,交易所成为履约保障,有助于交易双方规避信用风险,促进交易快速高效完成。

据介绍,大商所上线标准仓单交易有两个目标:一是致力于提供一个进一步便利交割前后仓单管理的新路径;二是提供一个灵活高效的仓单交易市场,帮助企业更好地平衡期现货头寸,进一步促进期现价格收敛。为此,大商所在标准仓单交易规则设计中,采取了“实时收付,当天交收”的交易模式,以及交易所参与三方开具发票的结算模式。这些都有助于加速现货市场流通。

陈梦慈解释说,以豆油为例,油脂企业有时需要通过交割买卖现货,但是交割时间相对固定。而对于一些想要买卖符合期货交割质量标准的现货客户来说,又缺乏相应的交易渠道。此次推出的标准仓单交易平台可以实现每天交收,为供需双方提供了公开、高效的现货买卖平台,能很好地解决这一矛盾。这从期货市场服务现货流通角度来说,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探索,将在很大程度上提高现货市场的流通效率。他相信标准仓单交易上线后,会带动更多的现货企业参与期货市场。

廖承伟认为,现货交易过程中,买卖双方都存在对信用风险的顾虑,从各自角度出发,卖方希望先款后货,买方希望先货后款。标准仓单交易会降低信用风险,一是标准仓单的参与主体都是符合交易所交易规则的客户,二是交易达成前就要求买方货款充足,达成后也会对资金予以冻结,避免出现违约。

此外,标准仓单交易货款实时兑付,交易效率高,可以避免因市场极端行情或者买卖双方出现运营风险而导致的“毁单”情况。交易所参与开票环节,也可以避免纠纷导致的潜在发票风险。

闻勇翔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大商所搭建标准仓单交易平台,是服务产业的一个重要举措。首先,在标准仓单的日常交易中,交易所承担了资金划付和发票交收的职责,极大地保证了交易履约的执行,起到了信用保证的作用;其次,为市场中不同交易主体提供了在一个平台上平等交易的机会,解决了信用不对称、实力不对称的贸易商之间难以开展购销活动的问题;最后,标准仓单的公开交易,体现了现货贸易的公平和透明,有利于现货基准价格的逐步形成。

业内人士表示,上线标准仓单交易是期货市场服务期现连接、服务现货流通格局的创新探索,需要一个发展和优化的过程。

陈梦慈认为,标准仓单交易优化了现货市场的资源配置结构,使得交易更加便捷高效,并且能更好地发挥期货价格发现功能,降低油脂企业资金和流动性风险。“搭建标准仓单交易平台是完善期货市场功能的重要举措,为企业创造了良好的服务体系,体现了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宗旨。”他建议,交易所可以上线更多品种的标准仓单交易,多途径探索降低企业参与标准仓单市场的成本;同时,可以逐步拓展非标仓单市场,扩大期货市场的服务范围。

廖承伟说,从目前发布的规则来看,仓单交易仅限于卖方挂牌、买方摘牌,如果有一定的协商机制会更好,类似于盘面交易的买盘和卖盘。目前仓单交易是整批挂牌、整批摘牌,很多时间可能买卖双方的需求是不对等的,影响了交易的灵活性和流动性。

他说,从整体业务发展来看,目前烯烃市场基差报价已很常见,仓单报价也可以以基差形式进行,可以探索与大商所基差交易平台相贯通。同时,交易所可以制定鼓励企业仓单注册和持有的措施,提供流动性,并发布相关信息,为市场提供交易参考。

闻勇翔也从四个方面对大商所标准仓单交易业务提出了建议:一是加大推广力度,降低贸易商参与门槛,吸引更多机构参与,增加交易的流动性;二是简化标准仓单注册、生成的流程,降低标准仓单的持有成本,从源头上增加整个市场可流通、可持有的标准仓单数量;三是进一步优化报价机制,在目前仅有卖方挂牌、买方摘牌的基础上,可逐步推出买方挂牌、定向挂牌方式,满足不同机构个性化的需求;四是提高期货公司参与的积极性,特别是在市场培育、客户资质审核、交易限额管理、仓储费用结算等方面发挥期货公司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