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历史视角:世界储备货币的兴衰更替与比特币的机会

 新闻资讯     |      2020-06-02 02:29

世界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达里欧(也是《原则》的作者)最近发布了研究宏观历史的文章,他试图探索出最近500年来大国兴衰的原因以及周期更替的历史趋势。从他的宏观历史分析中,可以看到一个重要的点:每个时期的强国都伴随着其货币的崛起,在其主导期间该国货币成为世界储备货币,而在巅峰期之后,其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趋于没落。当然,由于存在一定的网络效应和历史惯性,其消失会滞后于主导国的经济相对衰弱的过程。

在过去的500年,有几个在不同时期的主导地位国家:荷兰、英国和美国。在每个阶段,它们的货币伴随其强大的经济基本面和军事力量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主导力量能够永续第一。任何主导力量都有更替。正如达里欧在对过去500年历史的研究中指出的一样,荷兰、英国、美国是过去500年的主导力量,但它们都存在更替的趋势。

为什么会有更替的趋势?随着秩序的建立,带来相对的和平和繁荣,生产力的增长,债务的扩展,这些推进了主导力量的上升,直到进入一个高峰期。然后维持成本过于高昂,面临日趋激烈的竞争,边际收益下降,债务泡沫破灭,经济向下,国家开始大量印钱,社会的贫富差距扩大,带来社会冲突甚至战争,最后主导力量没落,形成新的世界秩序。按照达里欧的阐述,这个大周期的更替似乎是历史的必然。(蓝狐笔记:下面关于历史周期更替的资料参考了达里欧的文章)

荷兰盾是第一个世界性的储备货币。它伴随荷兰的崛起成为世界性的储备货币。在荷兰盾崛起为世界性储备货币之前,西班牙是当时西方世界的经济主导力量。荷兰在1625年到1780年成为西方世界的主导力量,1650年是荷兰的巅峰时期。荷兰是当时欧洲最富有的国家,其人均收入是当时欧洲多数国家的两倍,识字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

荷兰的强大得益于其教育的发达、造船技术的先进,还有最重要的荷兰资本主义的兴起,荷兰发明了第一家上市公司,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此外,荷兰于1602年创建了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为发达的债务市场。这让荷兰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剧增。在17世纪巅峰期,荷兰占据世界主要发明的25%左右,占据国际贸易的三分之一。荷兰的投资市场充满创新和盈利机会,吸引了大量的投资者,此时的阿姆斯特丹成为世界金融中心,而荷兰盾则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世界储备货币”。

荷兰为了维持其主导性的力量,付出了昂贵的成本,直到维持不再有利可图。在这一期间,英国向荷兰发起挑战,双方有各种经济冲突,比如英国法律规定只有英国货船才能运输货物到英国等(蓝狐笔记:这跟如今世界各国的贸易争端是不是有似曾相识之处?)。双方之间发生了多次战争。与此同时,荷兰债务增多,内部冲突增多,军事力量在下降。1780到1784年,英国再次发起对荷兰的战争,英国赢得胜利,荷兰破产,负债累累,荷兰盾随着荷兰帝国一起走向衰落。

荷兰的衰落始于其过度扩张,它为了支撑大帝国,需要增加开支,这导致债务增加。与此同时,它面临其他国家如英国的竞争,导致其海外收入下降。而随着英国投资收益率的增强,人们将资金从荷兰转入英国进行投资。

英国和荷兰的战争导致其债务进一步加剧,尤其是荷兰东印度公司损失惨重,阿姆斯特丹银行试图印钱救助荷兰东印度公司,储蓄人开始挤兑,导致支撑荷兰盾的贵金属消耗光,荷兰盾持续贬值,失去其价值存储的信誉,最后走向崩溃。

英国的崛起让英镑成为继荷兰盾之后的世界储备货币。在英国、俄罗斯、奥地利以及普鲁士赢得对拿破仑的战争之后,战胜国重新设计世界秩序。这为英国的崛起奠定基础,也逐步推动英镑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英国东印度公司取代荷兰东印度公司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它拥有的常备军事力量甚至比当时英国政府的常备力量还要大。此外,1760年左右,英国诞生了工业革命,通过蒸汽机的发明解放了生产力。英国在贸易、经济、军事力量上全面领先世界,为英国带来长达100多年的主导时期。

伦敦取代阿姆斯特丹成为世界金融中心,持续推出创新金融产品,吸引大量投资人进入。这跟当初阿姆斯特丹的吸引力如出一辙。而此时的世界储备货币不再是荷兰盾,而是英镑。在19世纪巅峰期,英国创造了20%的世界收入,控制全球出口的40%以上,英镑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不过从1900年之后,英国开始走向没落。英国参与了一战和二战。为了维持帝国,英国扩张了债务,而收益日趋减少。这跟当初荷兰有类似之处。二战后,美国在经济、军事、政治等全方面超越英国。

虽然1960年,还有大约50%的国际贸易以英镑计价,但人们发现英国债务沉重,而美国财务状况良好。英镑在二战后连续贬值,在1949年英镑贬值30%,1967年贬值14%。甚至连英联邦国家也不愿意持有大量的英镑。英镑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再也无法支撑下去,美元成为新的国际储备主导货币。

在英国主导的中后期,美国得到充分发展,美国一开始是拷贝英国的技术,再到后来在钢铁、汽车、电力、通讯方面取得巨大突破,电话、电灯、留声机在此期间陆续被发明出来。美国的力量在不断上升。而英国的相对力量开始下降,英国开始大量借贷,维护其帝国的成本变得高昂。

在20世纪早期,不同国家的财富差距和分配存在巨大的争议,欧洲国家之间产生经济和军事冲突。这些冲突最终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由于德国击沉美国商船,最后美国也卷入一战。

一战后,美国、英国等战胜国通过《凡尔赛条约》试图确立新世界秩序,不过美国在一战后,继续选择孤立主义,英国则继续维护其全球殖民帝国。英镑依然是世界储备性货币。

但一战后,世界新秩序并非确立,1920年代积累了大量债务,贫富差距增大,1929年债务泡沫再次破灭,导致大萧条时代。而此时的货币增发导致货币贬值,导致国内和国际冲突,最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二战后,战胜国再次提出新秩序,希望根据布雷顿森林会议、雅尔塔会议、波茨坦会议来塑造新世界秩序,其中之一是建立新货币和信贷体系。美元当时跟黄金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跟美元挂钩,当时有40个国家采取了这一货币体系。美国在当时也拥有三分之二的世界黄金储量,美元逐渐成为世界性的储备货币。而英国面临殖民时代的终结,同时也是英镑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终结。纽约成为世界金融中心。

1971年,美国的银行没有足够的黄金储备来支撑美元体系,美国结束了锚定黄金的货币体系,进入法币体系时代。法币体系导致美元货币债务增加和通货膨胀,并引发了1980-1982年的经济危机。法币信贷体系还相继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2008年(房地产泡沫)、2019年(COVID-19前后)产生了资本泡沫。

每一次的泡沫都比之前印发更多的货币。经济问题导致内外部冲突的加剧。美国面临跟荷兰和英国一样的强权危机。虽然美元依然是国际贸易的主要结算货币,世界债务依然以美元债务为主导,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将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当然这会存在滞后性。最终来说,这个挑战的本身不是来自于其他国家,而是美国自身的经济基本面,以及维持其主导地位的成本能否持续。

从荷兰盾、英镑和美元在过去500年分别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历史来看,成为世界储备货币,都有类似的经历,在教育、技术创新、经济机制、军事力量等方面都取得领先位置。没有经济和军事实力的支撑,没有遍布全球的贸易网络,就无法成为事实上的世界储备货币。

在二战后,英国努力维持其英镑的世界货币储备地位,但即便是获得英联邦国家(甚至美国一定程度上)的支持,但最终来说,由于其经济的基本面无法支撑起英镑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当时的多数国家更愿意持有美元而不是英镑,英镑的持续贬值动摇了人们的信心,很多国家央行的储备货币从英镑换为美元。

从过去500年世界储备货币的更替历史可以看出,国家和货币是高度结合的。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是国家的经济和军事主导力量的自然外化。在这种背景下,国家和货币不是分离的关系。

而按照达里欧的分析,当前的世界有可能开始进入了新的更替周期,巧合的是最近前美国财长保尔森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也发表了《美元的未来》的文章,它提出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的位置可能要面临来自人民币的挑战。

那么,这跟比特币有什么关系?从历史来看,任何一次世界储备货币的更替都不是三年五年可以完成的事情,而是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完成。如今的美国在大量印发美元,产生大量的债务,这跟历史上的场景相似。

同时,从基本面上来说,虽然美国的经济、科技、教育、军事等方面上依然处于领先位置,依然强劲。不过,美国经济的主导力量在相对下降,从1960年到现在,其GDP的世界比例从40%下降到如今的25%,而新兴经济体在积累力量,尤其是中国的经济规模急速上升。

当前美元依然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依然有高达79.5%的世界贸易用美元结算,全球84%的非国内债务为美元债务,全球大约有100万亿美元的债务以美元计价。

由于有美元计价的债务偿还的需求,美元在如今疯狂增发时期,不但没有产生通胀,还出现流动性不足的情况。由于对美元的需求在上涨,美元也会继续上涨。美元的上涨导致其更加抢手,更加短缺,并加重了债务偿付的危机。美元需求的增加,导致美国通过财政政策来刺激。但这种增发体系无法长期持续下去。

而且,最终来说,货币的超发会引发通货膨胀。不仅会导致通货膨胀,也会加剧经济的不平等现象。在美元超发后,最富有的人的收入增长会更快,因为富人持有各种资产(美国1%的人拥有美国50%的股票),而普通人和穷人拥有的资产较少,或只有少量的现金,而这些现金随着美元的超发而贬值,而资产则因为放水而升值,大部分群体的收入降低而少部分美国人的收入增加。这种情况会加剧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

跟历史上的荷兰、英国一样,其法币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的没落会有一定的滞后期,也就是说,即便其经济的基本面支撑不了这种地位,但由于其货币系统的惯性,还会持续较长时间。英国在1900年开始衰落,但其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持续到20世纪60年代。

在这个相对不稳定的世界储备货币的过渡期,美元疯狂增发,而比特币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诞生,它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法币信贷扩张的体系,它是一种非常“硬”的加密货币,它有上限的发行量,它不会无限增发,在诞生后仅仅十多年,它已经成长超过1630多亿美元的资产,它吸纳了大量的法币。

只要国家这样的组织形式在主导这个世界,法币依然会是世界的主要货币。从这个角度,比特币无法撼动法币的主导地位。不过,比特币的出现跟历史上的黄金很相似,黄金跟国家并不紧耦合在一起,黄金是超越国家形态的货币。比特币通过加密技术和博弈机制,形成了无须信任的货币形态,它跟黄金一样,也是一种超越国家形态的货币形式。

在美元可能趋于衰落和另外一种世界主导储备货币出现之前,存在很长的一段过渡期。这段过渡期的经济有可能出现不稳定的局面,如果按照之前荷兰和英国演变的历史,美国为了维护其主导地位,可能会大量超发,大量借债,贫富差距加大,内外冲突可能性增加,这对于美元持有人来说,其信心有可能会逐步动摇。当然,从目前看,这还只历史经验,只是对未来的一种猜想,它的演化时间有多长,怎么演化,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按照大历史的视角,在主导性储备货币趋于衰落的情况,比特币有可能获得部分法币持有人的青睐,他们将比特币作为对冲法币体系风险的重要资产,将其看作为数字时代的黄金。而如果通胀的加剧,比特币的重要性可能会赢得更多人的认同,从而加剧将美元迁移到比特币的现象,这如同当初人们将荷兰盾兑换为英镑,将英镑兑换为美元一样,对于人们来说,经济收益是最大的迁移动力。不过,由于国家是世界的主体形态,法币依然会是基本计价单位和交换媒介(蓝狐笔记:这与它是纸质货币还是数字货币无关,两者本质上都是法币),在很长时间内,比特币更多是作为类似于黄金一样的货币形式存在,成为人们投资和对冲风险的一种选择。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会促进比特币和黄金的采用,正如保尔森所说的:“华盛顿还应该意识到,美元的霸主地位使单边制裁成为可能,但这并非没有成本。以这种方式将美元武器化,可以激发美国的盟友和敌人发展替代性储备货币,甚至有可能联手做这件事。这也正是欧盟一直努力推动在国际交易中使用欧元的原因。”在极端情况下,一些被美元武器化逼到无路可走的较小经济体国家可能会认真审视比特币的作用,甚至有可能将其作为替代性的储备货币之一。

在这个过渡期间的复杂背景下,比特币有可能会抓住难得的历史机遇,完成从千亿美元级别向万亿美元级别的跃迁。如果在比特币的第二个十年,没有完成这个跃迁,那么比特币就很难有机会成为新时代的数字黄金或重要储备货币之一。不过,总体来说,未来的不确性反而给予比特币跃迁的机会。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