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接管”的公章用上了 “任命”俞渝负责当当公益基金

 新闻资讯     |      2020-05-04 09:21

4月28日,李国庆首次动用其“接管”后的公章,对当当网的管理层进行了全新的“人事调整”,并将签名并盖章后的公告拍照发上了微博。由此,被网友戏称为当当版“庆俞年”的李国庆俞渝夫妇“夺权”大戏上演第二集。

这次“人事调整”显然是4月26日李国庆发布的近期计划中的第二步:组阁组班子。而接下来的第三步则是:进驻当当,开展办公,给俞渝“贴封条”。面对李国庆的步步紧逼,俞渝用一串当当网的推荐书单代替亲自回应,以体面的姿态完成了这一集两人的“对手戏”。

4月28日18时48分,李国庆在微博发布了一则针对“当当各位同仁”的通知,内文称:“现在当当处在一个特殊交接期,打扰了。我作为董事长,总经理,首要的任务要保证当当的正常经营。现在公章、财务章由我控制,势必会对公司的经营产生影响。所以在特殊时期,每天下午2点,我安排助理到公司接需要盖章的文件。需要盖章的同事,在办公室没有安排妥当前劳烦和我助理一起来早晚读书办公室盖章。”

李国庆在通知中强调:“当当股东之间出现了一些纠纷是暂时的。当当没错,员工没错,合作伙伴没错。我们夫妻大股东之间没有做好,对大家造成困扰表示歉意。”通知署名为“当当董事长、总经理李国庆”。

当天早些时候,李国庆在微博发布了“当当网人事调整公告”。“公告”以“为加快当当网新业务的发展”为由,对公司管理层进行换血。其中,曾服务当当网7年至19年不等的王曦等四人被委以重任:王曦出任集团副总裁,负责知识付费、电子书、实体书店和融合出版业务;张巍出任集团副总裁,负责投资、融资业务;唐虓珲出任集团副总裁,负责IP、影视业务,兼管HR、行政和法务;李铮出任集团副总裁,负责市场部;李雪梅出任总裁助理。

“公告”同时对当当网现任管理层的分工作出“调整”:当当网现任副总裁阚敏改任财务副总裁,不再负责百货和市场部;汪韵回归日百服装事业部任总经理,不再分管技术部;原副总裁雷大伟分管技术部。当然,“公告”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俞渝的“新职位“——负责当当公益基金。

在发布“人事调整公告”后不久,李国庆又在微博发布英雄帖,称“当当急需招募几位85后、90后副总裁”,所涉领域包括知识付费、社交电商、新互联网运营以及百货业务。但该计划既未签名也未盖公章,相较于之前的正式“公告”,更像是李国庆对俞渝的再将一军。李国庆在“英雄帖”中允诺将提请股东增发20%期权激励给现有骨干和新骨干,并就此喊话俞渝:“财聚人散,希望赢得大股东之一,现董事俞渝的同意。”

针对李国庆发布的“当当网人事调整公告”,当当网相关负责人当天对媒体的回应是:在4月26日李国庆“抢”走公章后,这些公章已被挂失,因此这是“李国庆在使用挂失的公章演闹剧”。

相比当当网官方回应的平淡,俞渝更鲜明的个人态度体现在当当网APP的书单中。在李国庆“抢公章”事件后,人们发现当当网的推荐书单中出现了名为“从摔杯到抢章”的专题页,这无法不令人联想到这是对李国庆两次热点事件的揶揄。

去年,李国庆在做客一档访谈节目时,回忆了被俞渝“逼宫”的细节。在节目中,李国庆直言不能原谅俞渝。当主持人提到“(这)感觉像根刺一样”时,李国庆情绪失控,把杯子重重得摔在地上。

该专题推出的第一批书单,主题为“好的婚姻要守护财产和爱”,所涉书目包括《我们为何结婚,又为何不忠》《男人这东西》《公司法论:原理与案例》《一本书看透股权架构》等数十本,涵盖婚姻、法律、心理、公司运营等多个领域。若这些还只是自嘲和暗讽,那该专题页紧接着推出的第二季书单“为什么聪明人也会做蠢事”便几乎是指着对方的鼻子开骂了,该书单所涉六本书的书名依次为《超越智商:为什么聪明人也会做蠢事》《真正厉害的人,都能掌握自己的情绪》《人格阴影:学会接纳自己性格中的阴暗面》《自控力》《焦虑型人格自救手册》和《说谎:揭穿商业、政治与婚姻中的骗局》。

李国庆的“当当网人事调整公告”是否有效?回答这个问题的前提是公告所盖的公章是否有效。于是问题又回到了最初:决定李国庆“接管”公章行为正当性的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是否有效?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赵占领认为:“现在还难以简单地说这份公告就一定无效。”

据分析,董事会决议是否被认定为有效或许并非当下的重点,李国庆的真正目标可能是先实际控制公司并争取员工的支持。赵占领表示:“不排除李国庆此举只是为了增加离婚诉讼和解谈判的筹码,短期内李国庆都掌握了主动权,双方再次坐下来谈判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国庆和俞渝的离婚官司之所以至今仍没结果,一大原因便是双方对股权分配的意见不统一。去年10月,李国庆称俞渝要求他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而他的态度是“拒绝同意,要求平分”。而根据当当网副总裁阚敏的说法,今年年初李国庆和俞渝曾进行过相关的和解谈判,但李国庆在2月却单方面终止了和解。阚敏曾对媒体称:“离婚谈判没有用。李国庆提出的离婚条件经常在变。”

而俞渝眼下可做的并不多。赵占领指出,当当网和俞渝需要依法撤销股东会决议,才能从根本上推翻李国庆所发“当当网人事调整公告”的法律效力。但这类诉讼通常耗时较长,因此俞渝或可采取另一种办法,即申请“诉中行为保全”,要求法院发布禁令,暂时禁止股东会决议和人事任免公告的实施。但无论通过何种途径,结果都不算完全可控,最好的办法还是“双方尽快坐下来谈判解决”,以避免发生李国庆所说的“第三步”——他实际入驻当当,导致双方发生更激烈冲突。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被指“抢公章”事件,不断升级。如何看待事件背后种种行为的法律正当性?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刘俊海教授。他表示,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的合法性,是讨论这一事件最重要的问题。

刘俊海:实践中很多人过于迷信公章,争夺控制权被简单、形象地比喻为夺印之争。通常法定代表人行使法定代表职权需要公章,但问题在于有时候印章是假的,但法定代表人是真的。

章假但人不假这种情况,《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41条作出了明确,就是既要看人又要看章,人比章更重要。只要有法定代表权、法定代理权、约定代理权,即使章是假的,被代理人还得承担合同项下的义务和责任。

法定代表人是真的,代理人也是真的,加盖的公章也是真的,原则上合同就有效了。除非一种情况例外,就是对外担保,特别是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的时候,公司法有特别的规定,除了看人、看章外,还要看有无股东会决议或董事会决议。有决议、有授权,法定代表人、公章都是真的,这样的担保交易才合法有效。

所以说,不能迷信公章,也不能迷信法定代表人,实践中既要看法定代表人、看公章,还要看股东会、董事会的决议。

刘俊海:确切来说不完全如此。公章最核心的是法定代表权。如果把管理权理解为股东会的权利、董事会的权利、经理层的权利、法定代表权这4个权利都涵盖的话,这种说法就不严谨。

对内的管理权实际包括几个部分:股东会的决策权,这方面不能说李国庆拿着公章就能代表股东会了,需要股东会拍板的事还得由股东会决定;微观的决策权由经理层决定,如果李国庆是总经理,当然可以决定;董事会的中观决策权,应当由董事们共同决定。

刘俊海:得看“抢公章”背后有没有正当性、合法性,主要看三个方面:李国庆的股权比例、股东会决议的效力、董事会决议的效力。

如果李国庆在《告全体员工书》中所说自己持股45.855%,还获得其他股东支持,目前实际获得53.87%的支持属实的话,而且如果4月24日股东会召集程序、表决程序也合法,内容没有违反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那么股东会决议就具有正当性、合法性。基于有效的股东会决议,当选的董事们再召开董事会,再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聘请其为总经理。如果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都合法有效,那么基于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对李国庆法律身份的确认,他前往公司行使法定代表人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请求公司管理层向其移交公司公章,应该说于法有据、于理也通。

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的合法性,是我们讨论该事件最重要的问题。如果管理层对李国庆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合法性存疑,或者俞渝对李国庆法定代表人身份存疑,可以要求李国庆出具相应的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

刘俊海:公司法第22条规定,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如果李国庆在股东会、董事会召开前,故意不通知俞渝和应当参加股东会的其他股东,或者应当参加董事会的其他董事,那么构成了召集程序、通知程序的瑕疵,按公司法第22条的规定,股东有权请求法院撤销。

目前俞渝能出的“牌”,我认为首先是请律师,其次是撤销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但要把这两个决议撤销掉,需要证明李国庆的召集程序有瑕疵(如未通知俞渝等)、表决程序有瑕疵(如未达到53.87%的支持)。

刘俊海:我个人认为,这里原则上还不能适用公章挂失程序。公章挂失通常是指公章遗失、被偷,但现在公章没有遗失,也没有被盗。被抢一般是指被非法权利人抢夺,财产权利人如果是依法行使权利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有时叫自力救济,当然自力救济的前提是不能违法。

刘俊海:我认为,要治企,先齐家。家族公司治理现代化离不开家庭治理现代化。为促进企业基业长青,提升家族企业治理水平,必须把完善家庭治理放到首位。

其次,要运用婚姻家庭法思维理顺股权结构。股权的混沌不分威胁着股权结构的稳定性。亲兄弟明算账,夫妻之间也要明算账。

新一轮的当当网“李俞大战”仍在继续。这边忙着宣布夺权成功,甚至着手“组阁”,那边则是挂失公章,以“闹剧”定性回应,“李俞大战”接下来还有怎样的剧情,到底会如何作结,目前恐怕谁也不敢打包票。但可以肯定的是,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夫妻间的恩怨一旦闹到舆论场,再简单的事也将变得复杂化,处理的成本也相应会更高;而公司主权的界定,李国庆“先发制人”召开的股东会所形成的决议是否有效,这些最终都只能由法律来给出答案。

客观说,知名夫妻反目、富豪“宫斗”、公然“抢公章”,由这些“关键词”串联的剧情闹到舆论场,注定是一个不小的“瓜”,也很容易让“吃瓜群众”兴奋。需要提醒的是,类似的“私人恩怨”最终诉诸舆论,结果闹成“一地鸡毛”的现象,近些年似乎变得越来越常见。到底是什么让本应该止于私下解决的事情或者说是“战火”,动辄“烧”到公共舆论场,是什么让公私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或是围观“李俞大战”的同时,合格的“吃瓜群众”该有的深层次反思。

目前已不乏有声音认为,看似“剑拔弩张”的“抢公章”剧情,很可能与上次怒摔杯子的举动,都是某种营销策划的一部分。这样的推测,就目前的信息看,或有诛心之嫌。但是,随着智能手机普及带来的网络舆论场的活跃,当下的不少事情,包括一些衍生的舆情事件,其背后的真相,确实越来越让人有“雾里看花”之感。事实上,不少现实案例表明,有些看似“突然”的舆论热点背后,往往有策划之手的推动,而一些本来简单的事情,最终却被舆论绑架,走向意外的结局。总之,在信息过载、事实难觅的“后真相”时代,“吃瓜群众“确实需要多一点耐心和判断是非的能力,不能随便被各式来路不明的信息“投喂”给带节奏。

“一瓜未熟一瓜又落”的“吃瓜”生态,或许为不少人的生活增添了谈资,但就打造健康的信息环境以及对公共问题的关注而言,其实并非好事。对“狗血”剧情的围观热情,或许契合了人性,但类似的“瓜”一次次引发舆论聚焦,不仅对公共利益少有增益,相反,可能还刺激了一些“表演者”的故意迎合,试图借舆论之手达成自己的目的。这或也是舆论“燃点”越来越低,各式各样的“瓜”多到让人目不暇接的重要原因所在。

随着网络舆论场的兴起,似乎所有问题最终都可能变为舆论话题,这显然难言正常。公私边界乃至是非边界越来越模糊,以及舆论场的低幼化、浮躁化等问题,理当获得足够的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