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剖金融科技公司财报:行业两极分化严重,有平台“落地成盒”

 新闻资讯     |      2020-04-24 09:37

去年是特殊的一年,网贷平台彻底进入了清退转型期,之前风光五年的“互联网金融”将不复存在。金融科技、助贷业务得以发展,然而却也存在着不少行业问题。去年央行正式出台金融科技发展规划纲要,这一年成为“金融科技发展元年”。

对于已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虽然从体量、业务产品模式、上市时间以及金融科技生态上没有一定的可比性,但是能够中财报中看到金融科技发展的轨迹。有上市公司确实已经具备了金融科技的形态,有些公司则在从互金转向金融科技的转型期内,还有的甚至放弃了“金融科技”的发展。

本着客观中立的原则,这篇文章从金融科技发展的角度来盘点一下“趣店、嘉银金科、信也科技、乐信、360金融”这几家有代表性的中概股金融科技公司,透过财报中看金融科技2020年的发展。

当然,单纯的拿收入和利润来衡量,并不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指标。这就好比玩游戏,不在看你“输出”多少,而在乎你能“活”多少时间。也许有人一身“人民币装备”,但是一开局就“落地成盒”。

报告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趣店集团录得总收入19.32亿元人民币(2.77亿美元),环比下降25.4%;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净利润1.57亿元人民币(0.23亿美元),环比下降85.2%。

当然,值得欣慰的是还有1.57亿的净利润。单从利润上来分析,趣店确实在2019年四季度“损失”太多。第四季度确实有多重因素导致利润的下降,但是从趣店转向“电商”来看,大有放弃“金融科技”业务的趋势。

从财报上来看,确实收入和利润都在下降,尤其是利润下降过快,确实让人心灰意冷。趣店现在已经开始已布局“万里目”项目,那么未来的趣店从业务上不再是“金融科技公司”。当然,不排除未来趣店布局“电商分期”,再杀个“回马枪”。

嘉银金科全年营收22.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5.2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3.82%。全年研发费用2.0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3%。在2019年中,嘉银金科发力建设基于“云、中、智、数”的技术5.0,打造了相对完备的金融科技中台产品体系,构建了更为弹性、更有效针对金融科技合作的组织以适应公司新业态。完善的系统架构与成熟的技术能力成为嘉银金科在2019年着力深化金融科技驱动力的强劲支撑。

其中,全年研发费用2.01亿元,同步增长了9.3%,这一数据应对了嘉银金科在科技研发上面的持续投入。

虽然嘉银金科全年撮合交易190.53亿元人民币,营收3.5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0.23亿元人民币,这些财务指标同比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但是,从业务转型上来讲,依然与宏观环境、市场整体环境及企业总体战略相对应。

信也科技2019年全年总营收达59.628亿,同比增长31.2%;全年撮合额达821.67亿元,同比增长33.6%,并创历史新高;全年净利润为23.745亿元。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机构合作伙伴通过平台完成的成交金额占总撮合额的比例,已从2019年第三季度的75.1%上升至100%,成功完成了平台资金来源从以个人投资者为主转变为全部通过机构资金提供的战略转型。

自2019年四季度,拍拍贷宣布品牌升级为“信也科技”,可以说信也科技在业务上已经完成了大幅度的转型,从之前的P2P业务,个人对个人的借贷业务,转为机构资金为主的“助贷”业务。

乐信全年促成借款额突破1000亿达1260亿元,同比增长90.6%,超额完成全年业绩预期;全年营收突破100亿达106亿,同比增长39.6%;经营毛利50亿,同比增长65.8%。乐信平台促成借款额428亿,同比增长104%;截至2019年底,乐信管理在贷余额606亿,同比增长87%。资产质量表现持续稳健,超过90天的逾期率为1.56%。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第四季度超过90天的逾期率略有上升。但是,从整个行业来看,四季度逾期率相对稳定,没有出现猛增的现象。并且,乐信在2019年布局的金融生态,改变之前的借贷模式,已经出现较为积极的方向。

从财报中看:360金融净收入为92.2亿元,较2018年44.47亿元增长107.3%,在非美国会计准则(Non-GAAP)下净利润为27.52亿元较2018年18亿元增长52.8%。运营数据显示,360金融在2019年撮合贷款总额1986.67亿元,比2018年959.8亿元增长107%。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在贷余额721.55亿元,较2018年430.77亿元增长67.5%。

可以看到的,360金融的数据确实跟其他的金融科技公司不在一个层级上。从金融行业生态布局上来看,360金融充分的借助了科技的优势,布局早、做的早,科技成熟,从而能够带来较大的利润。也就是说,从金融科技发展轨迹中看,360金融的金融科技发展是处在领先地位。

这几家金融科技公司的财报,能够折射出金融科技在2019年的发展,在财报里有一个重要的数据,重点来分析一下。

从2020年伊始,北京央行营管部开始对金融科技沙箱试点启动。前期入围了六个金融科技项目。从这六个入围的项目中看,有三个项目,百信银行、宁波银行、农业银行推出的金融科技试点项目都与“线上贷款”有关。

并且,监管部门在2020年也释放出了关于商业银行互联网放贷条例的相关讯息。“助贷”这项业务肯定会在2020年给出一个框架性的条规,某种意义上说,监管没有否定助贷的发展,也鼓励金融科技带来的创新。

以上盘点的几家金融科技公司,从目前来看,大部分的主营业务是通过线上借款或者是助贷业务从而产生的利润。

这就出现了一个相对“博弈”的问题。金融科技的利润产生在哪里?抛开金融不谈,科技创新能否单独的产生利润?

不可否认的是,嘉银金科、信也科技、乐信、360金融,都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并且在财报中都能看出,其对于研发的投入,也符合相关认定。

2019年第四季度信也科技研发费用为9310万元,同比增长12.0%;全年研发费用为3.906亿元,(占全年6.6%)同比增长22.8%。

乐信2019年持续加大技术研发及营销投入。全年研发投入达4.16亿(占全年收入3.92%),同比增长29.9%。

360金融的科技已经相当稳定。从财报上来看,360金融开始全力打造崭新的数据智能平台矩阵,涵盖实时数据计算平台、图数据计算平台、机器学习计算平台等,全方位推动数据和AI在业务中的深度渗透,针对获客、用户经营、风控等业务关键节点,建构金融智能全链路。目前在贷后环节,78%的催回金额为智能机器人自动完成。

大部分的金融科技公司依然尚处在转型期,处在较为初级的阶段,有了一定的科技研发投入,但是如果完全抛开金融业务或者助贷业务,科技部分完全达不到盈利的阶段。

其实,金融科技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起步期、应用期、获利期。这与传统行业不同的是,科技属性较强的行业,五年之内不会有太大的盈利。

从科技公司发展的进程来看,很难有科技公司在初期不绑定其他业务的情况下就出现盈利的状态。就传统金融机构的经验来看,虽然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可以把它看做一个实验室,实验室对外几乎是不盈利的,但是通过实验室造就出来的“产品、技术”结合母公司主体的上下游、产业链,可以实现盈利。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科创板”可以准许尚未盈利的科技公司上市,科技的发展是带动相关产业链进行盈利,科技本身的盈利还未能完全显现。

近期,上交所发布的《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上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科创属性评价体系建立在对科创板服务的行业领域相关企业数据测算的基础上,以满足相关行业领域企业的融资需求。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深度应用科技创新领域的企业,如金融科技、科技服务等,也属于科创板服务范围。

综合来看,虽然中概股的金融科技公司已经转型并且进入了“金融科技”发展期,但是绝大多数的公司还是处在较为初期的状态,并且出现了相对的两极分化。360金融等金融科技公司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也是未来金融科技发展的标杆,毕竟起步较早,科技生态丰富。

如果金融科技发展一味的追求快速的获利,也等同于违背了整个市场发展的逻辑。金融科技被资本堆砌,被风口吹起,那无疑还会形成一个“泡沫”,早晚有破裂的那一天。所以,请给金融科技发展留出一些时间,2020年金融科技才刚刚起步,未来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