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西装、王一博女装登杂志封面,看他们如何诠释反性别时尚

 新闻资讯     |      2020-04-22 08:08

前不久,流量小鲜肉王一博穿女装连登新刊三封引起热议,余热还在,这头杨幂再登国际时尚大刊,以男性化的西装搭配诠释高级性感……近年来,国内外明星纷纷演绎“反性别时尚”,男女装趋向中性化的时尚背后有什么历史、社会原因?反性别时尚近年来为何再次回炉并越来越受欢迎?时尚,作为一种深层次的精神追求,一定反映了时代与社会的某些需求,相信看完这篇文章,你会有自己的见解。

近日,杨幂五登时尚COSMO杂志封面,时尚表达能力满分再引热议。在官方放出的五月刊内页大片中,杨幂一套随性的西装打扮完美诠释了Gucci女郎的别样魅力:外搭与裤装的剪裁干脆利落,版型宽松而不刻意强调曲线,内搭的衬衣仅仅扣上了中间两颗扣子,任由其领口与下摆微微敞开。

然而,版型并不修身的西装搭配依然难以掩饰她的好身材,不经意露出的颈部与腰部肌肤在光线下散发着随性而魅惑的大女人克里斯马。

如今,不少明星以穿着暴露为噱头夺人眼球、赚取流量,而在这样的生态环境下,杨幂却身着西装、长袜,以从头武装到脚的造型登上时尚杂志,似在宣告着女性对自己身体的主权:我们可以穿着清凉,同样可以穿着保守,我们穿好看的衣服是为了取悦自己,而非为了讨好外界的视线。不靠“露”照样可以诠释魅力,这种时尚态度,正呼应了封面标语“身为女性,不必抱歉”的精神内涵。

西装,作为男性服装王国的宠儿,一直被认为是绅士风度的代表。然而,在日益开放的现代社会,西装不再作为男性的专利存在,而开始作为一种衣着款式进入到女性服装的行列中,不仅赋予了女装一种新的表达方式,更体现了女性和男性一样拥有独立、自信的魅力。不少女星都完美诠释过西装造型,“穿西装”似乎成为了撕掉标签、打破成见的象征。

童星出身的斯嘉丽·约翰逊从文艺片演到商业片,一直被称为性感女神。提起“寡姐”,几乎所有人都会立刻想到她金发红唇的经典形象。

被称作“小玛丽莲·梦露”,她就像真正存在的缪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会为她的美丽而倾倒。

然而,在2018年,她穿上西装,梳起油头,接下了跨性别者的角色,为LGBTQ群体发声。尽管后来,由于跨性别者同行质疑其占用了本该属于他们的资源与机会,斯嘉丽选择了退出该电影,一组穿西装的照片依然有力地打破了观众对她的刻板印象。

换下吊带裙装,在打着领带的西装造型之下,斯嘉丽·约翰逊的性感魅力依旧不减——她的性感绝非来自皮囊,而是来自灵魂与气质。性感,却不卖弄性感,所以她才能成为性感的标志。

同是童星出身的艾玛·沃特森也曾完美诠释西装造型:简洁修身的小西装、盘在脑后的长发、强烈的红唇,干练帅气的造型一出,一群“妈粉”当时秒变“女友粉”,为艾玛多样的魅力倾倒。

昨日才刚满三十岁的艾玛·沃特森,当年凭借《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火遍全球。戏里戏外都是名校学霸,再加上精致的外貌条件,注定了她可以毫不费力地走上一条“乖乖女”、“模范生”的星路。

然而,她从不按套路出牌,倒也从没有让人失望。《哈利·波特》一完结,她就剪去了一头长发:“做了十年赫敏,现在我要做自己”;面对英国王子的追求,她优雅拒绝:“要成为公主,不一定得嫁给王子”;被任命为联合国妇女亲善大使,为女性发声……

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时,她同样身着一身干练简洁的西装裙,既符合场合需要,又体现了个人魅力。

艾玛没有甘做传统意义上的“乖乖女”,而是在全世界的注视下,从霍格沃茨的小女孩,成为了成熟、独立的大女人。而这种独立、强大、自信的女性魅力,以及女性对自己身体的自我觉醒意识,也正是不断丰富发展的女性西装时尚所希望传达给世界的。

其实,这种“女装男性化”的时尚,早在上世纪初期就已初见端倪:1914年7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战争期间,妇女们本就无暇顾及衣着打扮,再加上大量青壮年男性劳动力被征上沙场,留下的妇女不得不包揽下原先由男性承担的体力活,服装便仅仅以实用、方便、耐穿为主要目的。在这种需要下,“女装男性化”的概念,便应运而生。

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统治了西方女性好几个世纪、让女性腰身更符合男性审美需要的塑身衣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许多女性更是第一次换下裙子,穿上了原本只属于男性的裤装。

被战争推上社会舞台的女性,更广泛地扮演起了社会的各种角色,以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许多妇女不愿再回到以前的生活状态与性别定义中去,她们走出家庭,投身各行各业,为争取女性权利而战,成为了真正的公民。

随着社会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女性有了自己的工作,于是,她们对于服装的方便与实用性有了更多追求,厚重的内衬、繁复的装饰因此被淘汰,女装开始变得更简洁、轻便,也体现了更强的功能性。

可以说,新时代的女性生于战争与炮火之中,她们的新思想、新理念,也很大程度地体现在被解放的审美与时尚中来。

女性社会意识的觉醒与社会地位的改变,不仅仅解放了被传统观念约束、压迫的女性,同样也将男性从刻板的性别定义中解放了出来。在传统观念中,男性是“刚强”的,要承担养家糊口的责任,不能轻易松懈,不能表现出脆弱的一面。随着女性不再作为“被保护者”的社会形象而存在,男性也不再被强制要求压抑人性中本就存在的敏感、自卑、脆弱……

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社会变革越来越深刻地体现在时尚中,以“女装男性化,男装中性化”的形式被表达。因此,真正的时尚自由,不仅仅是女性能自主选择中性化的穿搭,更是男性也能随心所欲地通过女装展现魅力,而不用受到质疑或非难。

值得高兴的是,相比起早年男性穿点粉红色都会被抨击的情况,现在的舆论环境对男生中性化的穿搭正在逐渐宽容起来。

就在杨幂西装登时尚COSMO前不久,王一博登上了另一时尚杂志的三张封面,造型备受好评。此次凭借造型出圈,不仅仅因为他出色的时尚表达能力,更因为他在其中两封的大片里又一次身着女装而魅力不减,完美消化了“风格由我”的slogan。

如果说这条Balenciaga的连衣裙本身版型硬朗,再加上金属圆扣、垫肩的设计,女装感并不强烈,男生穿也毫无违和感,还算容易驾驭,那么在另一份封面中CHANEL的女款蓝色牛仔外套,就更显他的时尚功底。

与模特的穿法不同,王一博将衣领竖起,下身再搭配工装裤与NIKE,香奈儿与运动风相撞,竟毫无违和感,同时增添了一丝运动男孩的气息,干脆利落,而不显阴柔扭捏。

这并不是王一博第一次穿香奈儿女装,在此之前的表演与活动中,他就多次将香奈儿贵妇装的精髓以独特的形式呈现,不仅不显“娘”,反而平添一种雍容华贵的公子气息,可谓男艺人穿女装的典范。

如果说王一博的小香风是身着女装而不减男性魅力的时尚感,老牌“女装大佬”GD权志龙对女装的理解与追求则是对跨性别时尚的挑战。

可以说,如今男星穿女装的潮流几乎正是由权志龙开启的,小香风外套、皮草这种对于女装“形”层面的追求,对他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在“神”的层面诠释女装时尚,更是由他登峰造极。

长发与夸张的耳饰、经典的全包眼线、开至腰部的露背装、女性化的眼神与肢体动作……权志龙对于要求极高的反性别时尚表达可谓细致入微,做到了极致,再难被超越。

随着人们的自我意识逐渐清晰,随着LGBTQ群体逐渐被大众所了解,性别的成见正在慢慢被打破,反性别时尚也越来越被人们理解:

油管网红Jeffree Star凭借自己独特的时尚审美在美妆界打出一片天地,不仅收获数以千万计的粉丝,更创立自己的彩妆品牌。比起对性别的质疑,更多的声音表达了一份理解、尊重与崇拜。

去年,CHANEL美妆首次在广告中启用跨性别模特Teddy Quinlivan。此前,她已为CHANEL等不少大牌走秀,而冒着失去许多机会的风险,承受着家庭、职业、社会的多重压力,她选择公开自己跨性别人士的身份,为自己的群体发声,得到了不少欧美时尚媒体的支持与喝彩。

时尚,是内在精神追求的一种外化表达方式,它是包容而多样的,许多在其他领域很难得到理解与尊重的诉求,在时尚领域可以得到表达与升华,再逐步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正因为如此,中性化、反性别的时尚是一种大胆而值得被欣赏、被支持的艺术——它代表着许多人长久以来压抑在心中、正在慢慢苏醒的自我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