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洲研究院经济研究室主任杨宝荣:现在判断新冠肺炎疫情对非洲的影响为时尚早

 新闻资讯     |      2020-04-10 10:02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呈加速传播趋势,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3月31日表示,此次疫情是二战以来人类面临的最严重的全球性危机。与美欧多国相比,非洲整体上确诊和死亡病例相对较少,且境外输入型病例占比较大。据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计,截至非洲东部时间3月31日下午5时(北京时间3月31日晚10时),55个非洲国家中已有48国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413例,死亡172例,3%左右的病死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鉴于非洲医疗卫生条件相对落后,公共卫生体系应对危机能力不足,东非地区年初暴发的沙漠蝗灾仍在持续,世界卫生组织多次向非洲发出“面对最坏情况准备”的警告。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薇拉·松韦3月30日更是警告,非洲很可能在两三周时间内暴发类似意大利和西班牙那样的“残酷疫情风暴”。

新冠肺炎疫情在非洲的传播有哪些特点?非洲疫情防控是否存在“机会之窗”?中非合作抗疫又有哪些侧重方面?中国非洲研究院经济研究室主任杨宝荣研究员3月31日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报告的统计数据可能并不能反映非洲疫情的真实情况,中国在非洲疫情防控中将发挥更重要作用。

对于非洲疫情整体态势,杨宝荣结合统计情况评估认为,非洲虽然尚未出现集中暴发,但目前的统计数据可能不足以反映非洲地区疫情的真实情况。

根据非洲疾控中心公布的数据,北部与欧洲相邻、早期出现确诊病例的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埃及、突尼斯四国,加上最南部的南非,累计确诊病例总数占整个非洲报告确诊病例的近三分之二。杨宝荣认为,这说明国际贸易往来日渐增多的非洲现在面临着较大的疫情输入压力。同时,统计数据也暴露了非洲各国病毒检测能力差异较大的现实情况,绝大多数国家既不具备尽可能实施病毒检测和数据统计的条件,恐怕也没有这方面的充分意识。

在数据缺乏整体有效性的情况下,该如何分析非洲疫情形势?曾多次前往非洲实地调研的杨宝荣从自然、社会等维度给出了他的见解。

从自然条件看,非洲纬度跨度超过70度以上,但非洲绝大部分区域都位于南北回归线之间的热带地区。如果按照部分科学家判断新型冠状病毒在高温下存活相对困难的说法,非洲似乎具有天然的抗疫优势。但杨宝荣提醒说,除北非八国以外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已进入旱季,气温趋凉,因此并不能简单地以气温因素判断非洲疫情形势走向。不过,相比于埃博拉病毒在非洲迅速暴发,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非洲发展相对缓慢的基本事实是存在的。

但从社会维度上看,杨宝荣认为非洲国家人口和城市分布具备着自身特点。虽然整体上非洲城市化发展也在加速,但是城市化率仍处于较低水平,人口大多分散在农村地区。非洲新冠肺炎疫情发展,既可能面临卫生系统崩溃的局面,但因为信息普及不足、民众防护意识较低等原因,也可能不会出现发达国家那样的民众恐慌现象。

受疫情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剧烈震荡,实体经济遭受重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表示,全球经济“几乎肯定”会发生衰退。这种衰退会不会、会在多大程度上辐射到非洲?杨宝荣认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波及非洲是必然的,但在全球范围内,非洲受辐射应该处于“第三梯队”,虽然现在判断疫情对非洲经济的影响为时尚早。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日前发表报告显示,考虑到全球经贸活动严重受损,发达国家都忙于落实宽松货币政策、尽力止损本国经济,大批外贸订单取消或延迟,保守估计疫情将使非洲大陆整体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从预期的3.2%降至2%左右。非洲各国还需额外投入106亿美元的医疗开支以遏制疫情传播。疫情也将直接导致非洲各国旅游业受损,外国直接投资减少。杨宝荣说:“加上蝗灾导致的粮食减产,所有这些都将加剧非洲就业和经济状况的恶化,甚至催生、激化社会矛盾。”

“现在尚无法准确评估疫情对非洲经济的影响。”杨宝荣反复强调,“非洲处于国际产业链的下游,全球经济衰退对其产生影响需要一定的发酵时间。”近年来非洲一体化进程带来的自主能力提升和社会进步,对非洲抗疫和抵御经济冲击也形成了一些积极因素,南非、肯尼亚等国在“封国”“宵禁”的同时还有能力自主设立新冠病毒紧急反应基金,南非还在3月30日宣布了针对部分雇主的税收补贴措施,都是这些积极因素的表现。

非洲国家长期以来都是国际援助的重点对象。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上,各国对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尤其是非洲地区和一些小岛国面临的严峻挑战深表关切。

中国是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3月29日,南非主流媒体独立传媒网站曾发表该集团外事主编香农题为《非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中国的援助》的评论文章,对中国寄予厚望。实际上,在这次全球抗疫的过程中,截至3月26日,中国已向26个非洲国家提供了包括医疗物资和医疗技术援助在内的紧急援助。中国疾控专家已与非洲疾控中心和20多国的代表召开视频会议,交流经验、共商对策。中国援非医疗队一直坚守岗位,协助当地机构展开防疫行动。中国企业也向非洲多国捐赠口罩、防护服、防护面罩和检测试剂等。

在杨宝荣看来,无论是出于大国担当还是国家外交定位,中国都将持续向非洲提供抗疫援助。与中国援助欧洲国家不同的是,中非公共卫生合作将不局限于与此次疫情相关的物资和经验,而会更加着眼于该地区国家整体公共卫生防控体系和能力的建设,包括派出医疗队整体提升当地医疗水平。这也是习近平主席在2018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宣布的中非共同实施“十大合作计划”中“公共卫生合作计划”的重要内容。杨宝荣说:“中方将助力非洲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这是毋庸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