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菓》:节能的少年会推理,好奇的妹纸最可爱!

 新闻资讯     |      2020-03-20 10:30

首先,主人公折木的节能主义是令人奇怪的——哪个正常人会无端对什么事情都没什么兴趣呢?能够从小说得到的原因就只是他天生的性格加上姐姐的要强(温泉吊颈案提到),但这就是全部原因的话是不可能的。

从“为了受众”角度来看,这种”节能主义“本来就是这个宅时代不少人的价值观——必要的事才做,不必的事不做。观众中很多有这种避世的倾向,觉得不如人家,怕被嘲笑,所以躲起来。

像是鲁迅《最先与最后》所描述的学校运动会的运动员那样,觉得自己跑得慢,倒不如不跑。其实鲁迅批判的中国人的劣根性不只是中国人才有的,世界各民族都有。只是当时中国的情况严重得多而已。有的人可能是偶尔颓废一下,但如果是像折木那样把他上升到人生信条,放着蔷薇色不选选灰色,是基本上没可能的。那折木是怎么回事呢?

我觉得,是需要一件先前发生的事件作支撑的,但作者把它隐去了。就算是折木生来就是“节能主义”,也不可能,因为生来的主义有什么可能这么快摆脱呢?影评区有人说《冰菓》是新时代的招隐之歌,的确有道理,《冰菓》以这样一个懒散,略为颓废的少年为主角,开展他消除节能主义的故事,以鼓励大家。

福部里志作为配角,也是节能阵营的一份子,在第21集的手制巧克力事件中有所显示出来,他因为不如人的能力,走向了节能,从而不敢接受摩耶花的爱(这好像有些奇怪)。不过听说在新出的小说中,福部里志和摩耶花终于喜结良缘,走到一起了,这也是节能主义的败退吧。